Friday, 17 August 2012

L'aubergine in MARSEILLE


從前 M 嫁給了 Y,他們住在 Marseille。這天他們僱用了一頭傻豹在家裡監督他們工作,以便取得「the proof of working at home」。

M 完全出於好意,點了傻豹去 Maison d'Artisans et de métier d'art,但 M 在傻豹出門後發現 it close on jeudi。於是傻豹到了 Maison d'Artisans et de métier d'art 隔鄰的 agnès b,選了兩種很喜歡的顏色:白色和深藍色的衣服。衣服不算平算貴但又不算太太太貴,傻豹努力忍耐下來沒有購買任何東西,因為在20分鐘前,在迷路的途上已買了兩條半價的雙面絮花吊帶長裙,穿著在街上行走可以不用載胸圍(忘記帶備多一件胸圍到 Marseille)。


天氣很熱很熱,一隻豹在 Marseille 的海邊實在不算浪漫,到處也沙塵滾滾的正在修緝道路。沿海一直走,到達了 Jardin du Pharo,那裡很安靜美麗。太陽很猛,傻豹在一個隱敝的小花園裡畫畫,牠身後有兩棵無花果樹,很多無花果熟至完全打開了,香味四溢,蜜蜂在果上密密吮,一隻蝴蝶飛到豹的腳上。

因為又再次迷路,花了好些時間才回到 M 和 Y 的家,到步時全身汗濕。

昨天晚上 M 和 Y 煮的是日式晚餐:麵豉醬焗茄子、麻汁豆角和冷麵,傻豹差點以為不是去了 Marseille 而是 Kyoto。今天下午有簡單的蕃茄蘿蔔撈芝士,晚上有「Y 記自家醃鴨肉」、焗蝸牛和青瓜焗蛋,全都很吃。謝謝他們美味的每一餐。

合計起來:茄子、番茄和青瓜全都吃剩了小許留在冰箱裡,它們全都 still alive but in dead mode,而最先被吃剩的 aubergine 更有點生氣,它在凌晨一時半對我說:請你叫 ladder 幫手 keep you promise,我不會再理你了,你實在太 hea,連 bisous 也做不到,比一個 great Philosopher 更無用,bonne nuit。

傻豹沒有失望,決定明天要求 pêche keep the promise,並不再為不能 bisous 而煩惱,因為「在沒有入球而被球證讚賞」的這件事情實在讓人感到奧妙,也是一個 signal:必須展開一場革命。

1 comment:

JAIME said...

hahahah I lov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