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 August 2012

parler en français, s'il vous plaît

Michael Schmidt and Fabrice Mabillot

Carolyn Griffin and Fabrice Mabillot

JP and Chloé

Cécile and Paul

在公園和水池旁時常不能專心畫畫,有時還睡著了。反而是與 F 的親友吃飯時畫得最多,因為他們都說法語,我只學了幾個單字和你我他她,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講甚麼,這時畫畫正好填充了空白,又可以自在地觀察別人的神情動靜。只有一次在畫 C 的男朋友時,他在我畫他時畫我。

暫時大部份被畫的人都喜歡被畫,喜歡的人通常都過份誇張地讚賞,我當然欣然接受。但自知畫得不夠好,前幾天在 Palais de Tokyo 的展覽裡看到相當有水準的速寫,光暗分明、立體、虛實的線修佈置得很合堂,像簡單的相片,我再多畫十年也趕不上。另外,也有被畫後保持緘點的人,其實我不知道他們在想甚麼,可能是覺得奇怪、不像自己或者不夠好。

這旅程到了三份之一,仍然未畫到滿意的畫。

A and Chlo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