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October 2012

留住 溫度 速度 溫柔和憤怒

留住 溫度 速度 溫柔和憤怒
凝住 今日 怎樣 好
捉緊 生命濃度 坦白流露 感情和態度
停下時光 靜止衰老

((((昨晚參加了一個artists交流會,眾多artists老的嫩的一堆一堆圍坐。A和我進去時感到氣氛陌生又不安。我大老遠帶了作品跑來,以為大家正勇躍地交換意見,但原來只是閒聊,不見得有關於攝影的討論,只有幾個人向策展人們展示作品。在這種氣氛下,我本來打算和剛認識的日本和韓國女攝影師坐坐聊聊便算。
我問A,我要不要向策展人展示作品呢?
A:隨你吧,反正我沒有帶任何作品來,太趕了,來不及帶作品。而且「目標人物」沒有來,其實也沒有甚麼特別。
我老遠來到,不展示作品的話便白跑一趟,結果腼腆地把作品給台灣和日本的策展人看,他們嗯嗯的看完,說不錯不錯,但我知道引不起他們的興趣。
這時我為自已的「藝術家」身份感到失望,我不應在這種不適當的場合展示作品,因為創作不是為求讚賞,而是為了留住生命的濃度,由個人延申至universal。)))

la lune apparait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