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9 October 2012

習作


《在不安定的日子》(En ces jours instables) 原是一個實驗性的習作,不作發表之用。

二零一二年秋季,我打算放棄攝影。某個晚上在 Photoshop 裁剪 Y 為我拍攝的照片時,意外地重構了一張自己喜愛的「風景」。視野內有無數可攝取的景物,但萬物為一,身體的各部份也像自然風景一般,於是我在家中進行了這項「自拍實驗」。二零一二年底應劉清平邀請,出席他在香港誠品書店主辦的攝影講座「當下在地空想都市」,我臨時展示了這套作品。

講座中Ada和我介紹現正在文化博物館展出的攝影作品《二十二個清晨》,這是Ada和我共同創作的,被劉清平形容為"At the wrong time, in the wrong place."(這是相對陳偉江的相片"At the right time, in the right place."而言)雖然這套作品第一次完整地展出,但已經是3年前的習作了。

在講座中又介紹了差不多同一時期拍攝的我的個人作品《我住香港》,也是我最初的攝影習作,但今天看來已經過時,不能代表現在我對攝影的看法,結果我展示了原本不打算發表的習作《在不安定的日子》。

《在不安定的日子》一題取自詩人梁秉鈞(也斯)同名的中法對照詩集。我從詩集中不同的詩歌裡抽取句子重組成為一首「新詩」,相片的排序依據詩句的次序而定。「新詩的最後一句句字「»Les petits sont toujours les meilleurs«」為 Y 所寫。

這習作改變了我對攝影的理解:帶著熟悉的菲林相機拍照。這讓我了解到攝影不必拘泥於相機、菲林和技巧,無論是相機還是電腦軟件,它們只是創造影象的工具。

我把這輯相片篇成一本 144(W) X 96(H) 的手造相冊,以家用噴墨打印機打印並訂裝了二十本送給朋友,其中一本於二零一二年年底親手致送給也斯。不幸地,也斯於二零一三年年初逝世。這套作品在此特別獻給他。






這個實驗性的習作以家用打印機印刷的質素不夠好,所以這本手造相集並不作售賣。以下是一些失敗的印刷單頁,希望得到的朋友我可以郵寄給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