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October 2012

Berlin

那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溫柔的野獸嚙紫色的致瑰,
偉大的意志禁不住也要暈眩,
溫柔的肉體可堆滿深褐色的土壤。

那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溫柔的呼吸瀰漫火焰的氣息,籠罩雙眼,
肥沃的回憶飄起快樂的纓穗,
光滑的石頭呵默默擁抱,佈滿黃金的苔蘚。

枯枝互相點燃,孤獨互相取暖,
明亮的天空禁不住激花瑩瑩,
仰卧的河牀速作出反應、悸動、震驚;
那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那裡有痛苦,有呻吟,
有血漬,有黑暗,
有黑暗中緊急的呼喊,
但那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離開它的,最後還是回到它那裡,
詛咒它的,仍然要跪下來為它祝福,
它是人類的迷宮呵,是一個秘密,
並且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它那裡吸引誕生,也催促死亡,
暴風雨的種籽前仆後繼,
騷動的胚胎浴血而退,而它始終盛旺,
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它那裡繁殖英雄,誘發力量,
蘊藏無窮無盡的潛能,
包態罪惡,也收容苦難,但它
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日月 變色,江山改容,
思想崩潰重組,觀念來去匆匆,
但它始終不為所動,即使令人絕望
也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為了它我喪失一切,保守固執,
為了它我愛恨難辦,一生迷恾,
為了它呵,我輕歌淺唱,總在做夢,
而它始終寬廣、激揚,並且驕傲於自已

始終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黃燦然 199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