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March 2013

練習意外


到訪 M 位於荷蘭 Rotterdam 的家,M 特意介紹了 X 給我認識,M 和 X 同樣是攝影師,他們剛合作製作了一本關於性愛人偶的相冊 《Love Doll Factory》。M 是一位荷蘭人,年紀比 X 大二十多歲,他們同樣在荷蘭長大,從他們的相片中可以看到他倆的攝影美學和觀看事物的方式很相似,而且他們能夠一起創作是難能可貴的。X 的家庭來自中國溫洲,她在荷蘭出生,她與 M 說荷蘭文,我們交談時說英語或國語,我有時以廣東話回答,她說因為她的學校裡有不少來自香港的同學,她雖不會講但卻習慣了聽廣東話。

這天我們三人相約一起拍照,外邊下著時大時小的雨,吃過午餐後我們開始拍攝。M 和 X 為我拍照後,我為 X 拍了三張相片,這是其中二張,真想不到只有三張相片中竟有兩張都「意外地」好看,因為有時候拍一筒 35厘米菲林,三十六張相片裡只有兩三張拍得好已算不錯。

我覺得這兩張相片是一次「意外」收穫,它們承載了 X 的純淨、簡單和美,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眼睛看。但是 X 在我「真實的」印象裡較為淺薄,數小時的相處並不足夠了解一個人。另一張相片是她垂首的樣子,按快門時我一直被她垂下的劉海吸引,並沒注意整個構圖,待相片沖曬後才發現房間的植物和窗簾的擺向與她垂首的動態一致。

S 說如果我把攝影技術掌握得宜,根本不會出現「不知道為甚麼這張相片拍得好」的情況。只要把光線、角度等因素計算準確,重拍這種「沙龍」相片並不困難,而這正是沙龍相片引人入勝的原因,因為你能夠依循公式去重現影像,但同時因為太多人模仿,沙龍相片氾濫,在缺乏創意下令相片變得了無新意。

我浪漫地相信這兩張相片是「意外」,雖然這樣說有點傻,但拍攝是操控影像語言的練習,不斷的經驗累積自然會讓你的技術增長,即是在拍第一千張相片時也包含了以往九百九十九張的經驗,相片中一些看似「意外」的、沒有計劃的「成份」可能是由過往拍攝經驗所累積的成果。所以這兩張相片不能說是完全的「意外」,它也有由我操控的成份,而這也是攝影吸引的地方,一方面你在創造,同時亦在等待「意外」。

最讓我驚訝是用相機拍的幾個百份秒裡的 X 比起我親眼看見的她更令人印象深刻,照片攝取她深邃的眼神,她的神態超越了我對她的「真實」印象,每當想念她的時候,會先想起這圖像,之後才想起現實中的她。我懷疑如果這相片拍得不好,我對她的記憶會是怎樣的呢?

最後我把這兩張相片送到沖曬店,以噴墨打印的形式印了相片寄給 X,她收到相片後在電郵裡說很喜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