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January 2013

給 Judy

給 Judy,
漫長漫長路間 我伴我閒談
漫長漫長夜晚 從未覺是冷
知道你因為父親的事情總放不下,昨晚你一邊唱歌一邊講有關父親的種種,我不知怎樣反應也想不出安慰的說話。
回憶和想像力有時很折磨人,亦不見得時間過去會讓人淡忘,想盡辦法避開它或者不是最好的,如果不能每晚找人和你唱通宵K,願你能以心做伴,每晚安然入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