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dnesday, 26 June 2013

蒜頭和辣椒在餐碟上列起隊來


當我暫住在柏林的時候,那些日常時務雖然都是暫時性的,例如每天的德文課,但那種「日常」的狀態卻以一種更恒久的方式存活在記憶裡。

回港的日常和旅行的日常交替,每三個月為一個單位的生活方式讓很多剛萌芽的事情停止生長。旅行照片是夢境的實地拍攝,也讓我懷疑身處地方是不是夢。

用餐後,蒜頭和辣椒在我的餐碟上列起隊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