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day, 20 September 2013

i miss you, i kiss you

C 問我是不是要環遊世界。我說還沒有呢,因為有很多地方還去過。

K 離開了冰島,我後悔沒有聽他為我讀完那首詩,我想念他,但他不會想念我。

早上我遇到了 M。她是個美麗的舞者,她說明年要在非洲五個月,我說希望能夠到那裡找她。

我整天留在宿舍沒有外出,與 H 傾了一個下午的廣東話。晚上 M 找了我一小時,為了要和我去聽音樂會。我只有十五分鐘時間吃晚飯,然後我們飛奔到轉角的餐廳,聽台上的人歌唱。伴唱的 B 在我的畫上簽名,臨走前半醉地自我介紹。主音和琴手看了我的畫,但他們搞不清 M 是誰,也唸不出我的名字。我微笑離開,答應了 M 和她在房間飲一杯酒,然後她領我到大門前與 U 抽煙。U 喜歡 M。

我想我現在醉了,打了一通電話,沒有人接。

P 想念我,問我何時到波蘭找她,她難忘年初我們在初相識的清晨一起拍照。我非常想念她的笑容、她的短髮和她的身體。她說我一個人在冰島一定會憂鬱的,但那最有助寫作。好吧,我專心寫作,我還在想念 K。

深夜未睡的人,我會給你一個溫暖的擁抱。

冰島晚安,香港早晨。


ps.

一位旅客來到二樓,我在上網。她說她找不到房間,我偷偷告訴了她 M 在這裡工作,她住在 205 房,她可能幫到她。她十分感謝我,然後她敲了門。M 告訴她的房間其實是在另一幢房子。

半小時後女孩子跑回來再敲 M 的門,她們一同外出找房間。

M 回來對仍在上網我的我說:The girl is so stupid. She said she could not find the house, i told her might be that was the house in front of us. Then she said she could not open the door, and i opened the door with her key.

Me: Well...
M: i warn you.
Me: OK, i m sorry.

We kissed and said goodnight.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