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nday, 17 August 2014

貓河


午夜,城下,池邊。黑貓殺死白貓,推到河中。賣弄手段,將白貓的一切佔為己有,開啟新的生活。
白貓順著河水漂向遠方。
他漂到了白楊樹下,烏鴉正在樹枝上梳理自己的羽毛。
⎡烏鴉呀,烏鴉。我被黑貓殺死了,你願不願幫我? ⎦白貓說。
⎡白貓啊,白貓。可憐的你。我要如何幫助這已經死去的你? ⎦烏鴉問。
⎡我疼愛的同胞弟弟,他殺死了我。我全部的寶貝都歸了他。我請求你銜著一團火,找到鳳凰,他看到後自然會為我複仇,殺死黑貓。 ⎦白貓說。
⎡我如何可以找到鳳凰? ⎦烏鴉問。
⎡我不知道。我已經死了,記得的事情不多。再次請求你一定要幫助我。 ⎦白貓說。
⎡白貓啊,白貓。愚蠢的你。你已經死了,而你疼愛的弟弟還活著。祝福他吧,讓你的弟弟替你繼續喜歡的或者討厭的生活。 ⎦烏鴉嘲笑他。

白貓順著河水繼續漂。他漂到了一片青草地,山羊正在吃草。
⎡山羊呀,山羊。我被黑貓殺死了,你願不願幫我? ⎦白貓說。
⎡白貓啊,白貓。可憐的你。我要如何才能幫助到你? ⎦山羊問。
⎡我那可恨的弟弟,他殺死了我。我全部的珍藏都歸了他。我請求你含著一滴水,找到烏龜,他看到後自然會為我複仇,殺死黑貓。 ⎦白貓說。
⎡我到哪裡可以找到烏龜? ⎦山羊問。
⎡在北方的黑色山谷中。 ⎦
⎡北方的黑色山谷中,我如何可以找得到烏龜? ⎦
⎡親愛的山羊。我不知道。我已經死了,記得的事情不多。請求你一定要幫助我。 ⎦白貓說。
⎡白貓啊,白貓。無助的你。無知的我無法幫到你。耗盡我短暫的生命也無法找到烏龜。再見。 ⎦山羊說。

白貓順著河水繼續漂。他漂到了戈壁灘,駱駝正跪在那裡睡覺。
⎡駱駝啊,駱駝。我被黑貓殺死了,你願不願幫我? ⎦白貓嗚咽著說。
⎡白貓啊,白貓。這被污泥掩蓋的骯髒的你。我如何能夠幫助你? ⎦駱駝問。
⎡我那隻想著不勞而獲的同胞弟弟,他殺死了我。我原本的生活變成了他的。我請求你載著一段木,找到龍,他看到了自然會為我複仇,殺死黑貓。 ⎦白貓說。
⎡我去哪裡能夠找到龍? ⎦駱駝問。
⎡東方的大海,是龍的家。海下三千里,龍臥於一條沉木,一覺便是十二年。他醒來後,我便不知他會去哪裡。 ⎦白貓說。
⎡白貓啊,白貓。可笑的你。我如何會為了你而跑去東海?我無法離開這荒蕪的戈壁,也不曾想著要離開。你走吧。 ⎦駱駝說完,閉上了眼睛。

河水乾涸了。白貓沿著河床爬入森林。在茂密的藤枝樹幹掩蓋下,白色的老虎站在那裡。
⎡老虎啊,老虎。萬物的主。我被黑貓殺死了,你可不可以幫我? ⎦白貓跪在老虎面前說。
⎡白貓啊,白貓。一團卑鄙的死肉。你想我如何幫你? ⎦老虎問。
⎡我那罪無可赦的弟弟,為了一己私慾,為了奪取我的一切,他殺死了我。我的身體在飄蕩,我的靈魂感到不安。我請求你,找到黑貓,讓他受到審判。 ⎦白貓說。
⎡你想我如何處置黑貓? ⎦老虎問。
⎡挖掉雙眼沉入最深的海底,盯著無盡的黑暗。剪掉雙耳掛在風之山谷,聽著曠古的哀嚎。割掉舌頭丟入鹹水湖,品嚐永恆的苦澀。 ⎦白貓回答。
⎡還有其他的話麼? ⎦老虎問。
⎡烏鴉,山羊,和駱駝。他們是黑貓的同謀。我請求你,用你那公正的鐵爪,懲罰他們。 ⎦白貓說。
⎡白貓啊,白貓。臭味熏天的你。我可以幫助你,但是無法忍受你。 ⎦老虎說。
⎡謝謝。現在我的靈魂可以安息了。 ⎦白貓說。
老虎撲過去,把白貓抓爛,甩到旁邊的枯枝敗葉中。禿鷲們一擁而上,啃食白貓的身體,只剩下白骨累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