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nday, 1 March 2015

昆西的萬能達 Quncy's Minolta

荒木經惟:「有些攝影師會將拍照的行為稱為『創作』,這是不對的,這是三流的做法。攝影比較像是被對方牽引的狀態,而不是創作的行為。」而這之澳洲之旅我徹底地進入被「對方牽引的狀態」了。

往年十二月到今年一月中的澳洲之旅大部份時間都在拍照,五個星期的旅行拍了近一百卷菲林,主要的拍攝對象是兩位 buskers 道求、黑鬼和日本組合松本族。(朋友問我花這麼多錢照相,能否出版攝影集或賣相片賺錢?我說能 post 出來「o危 Like」已經不錯了,還能惘想賺錢 :P)

一次和 Q 去看松本族在 Victoria Market 的演出時我把手上的菲林用光後還想拍下去,所以借用了他手上的萬能達,拍完內裡最後一卷菲林,還追加借了他手上 Fuji digital 相機拍到表演完場為止。照相真讓人上癮,拍了便停不下來。本來我還計劃在他們演出時為他們畫畫,但每次到了現場就忍不住拍拍拍,完全沒有心情靜靜地坐下來畫畫。

五星期的旅程手造了一本小相冊《月》Moon 和畫了三張畫,三張的其中一張更是這張 Q 拿著萬能達(Minolat)相機的。我是好不容易游說 Q 再拿起萬能達拍照 ^_^ 大概是我想把「對方牽引的狀態」傳染給他吧。


朋友總懷疑我每次出門帶的書、畫本、筆袋、一台或二台相機、五至十多卷菲林不等,這一大堆東西是用不來的,通常拍照時畫不了畫,坐車時聊天也看不了書。假若不帶備齊全,萬一想用也是個煩惱,結果甚麼都帶的我總有一個又大又重的包。而總是甩甩漏漏的我,不是漏帶了這個就是那個,出門才發現菲林帶備不足或忘記帶測光標或電芯之類多不勝舉。這次畫畫也不例外,我竟忘記帶鉛筆!

我剛想問店員借筆時發現 bar 枱前有一支短小的鉛筆,我問可以借用嗎?Bar 枱前的大鬍子 J 說可以。5B 鉛筆的粗質感很好玩,J 臨走前收回借我的 5B 送了我一支 HB。T 說 J 是為了與他們洽談為這店釀酒的事才來,我算是幸運可以借到鉛筆。

這間名叫 Clever Polly's 的紅酒餐廳是我們無意間發現的,一位高大的華僑女子 T 講著很快的英語給我們菜單,中等價錢,我看見有鴨胸所以想試試。雖然這裡以品嚐紅酒為主,但 Q 和我沒有要酒,卻點了二個菜和甜品,味道和賣相一流,只是份量嫌小了些(即是作為亞洲人的份量也有點不夠飽)。大部份時間我都希望留在家裡做飯,這是小數外出用膳的驚喜,也是旅程中最美好的晚餐之一,幸運幸福的晚上。

T 離開前看看我未畫完的畫,我承諾一定會把畫完成電郵給她。事隔一個半月,終於搞定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