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uesday, 31 March 2015

硬著頭皮,展覽還是照常開始

二星期一直在準備今個星期六4月4日開始的畫展,結果單寫展覽簡介就花了二星期卻還未完成。

J 拿著我寫好的文章,說我為人很表面化,做甚麼事情都很趕,文章反覆的寫也只能看到表面的東西,沒有任何深入描寫,更不用談深層次的東西。他說像我這樣寫下去還是一樣,可能要再多投一次胎才有機會把文章寫得好。

我努力為自己加油,也打算在七月份出版一本旅記,但很可能又要廷期了。他建議我多寫一年,把所有東西重新整理得深入而富有層次,這才能成為一本比較像樣的書。

J 說我的畫比我的文字耐看多了,但還是畫得不夠多,而 A 則批評說畫得不好。他們都說,你又拍照又畫畫又寫文章,但沒有一樣是做得最好的,那倒不如你只挑一樣做到最好吧,不能貪心啊。

白明,好吧。

T_T 唉。人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