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4 April 2015

夢 dream 20150412


前二天我們見面了,我追問你為甚麼我們沒有開始戀愛,你無言。而昨晚我們又在夢中見了面,你把一大袋書本還給我,我接過那幻化成羽毛般輕的書,它們像書票般輕薄如紙。我回頭就跑,沒有對你說一句話。我想 Whatsapp 去查證你的存在,但卻不敢發出訊息。目前能讓故事持繼下去的唯一方法就是別去求證不能求證的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