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dnesday, 11 November 2015

城市啊,城市


城市的天氣似要轉涼,晨早七時醒後再無力起來,身體沉重地累,整個世界也要離我而去。

明明知道時候不早,上班又要遲到,但還是在家做了沙律,加熱牛奶和麥片。必需跟著自己的節奏去進行今天。

一切被排除在外,即使身在行動卻不能感覺到事物。閉上眼,熱力讓汗流不止,冷卻,再加熱身體,流汗,反復往還。

我閉上眼看到車窗外吹過陣陣樹林,一片又一片的工地把野草燒光了。城市啊,無休止的往還,我的城市,你為什麼傷悲?城市啊城市,插滿針的海港,你的面貌將會如何?你的生活可好?

建設性的意志往海上傾倒,在餐桌上把荒謬的工作一口口吃進肚裡,慢慢吐出胃口裡的悶氣。明天,我們知道,在殭化的制式裡反復操作工作。城市啊,別再告訴我:你選擇了就不能再選擇,也不能有別的選擇。城市啊,我願被困這裡,或者我在等候離開。

把城市加熱蒸出汗來,它能否溶掉重新生。曾經在城的盡頭,你告訴我你的預言和光輝,猶如在法國現代美術館裡巨大的中國西洋畫,不中不西的你,是誰開始說這是你的身份。小時候我以為你如《長城隨想》一樣偉大,可現在我認為你只是個異鄉人。

城市的中午熱力似火,要不是工廈背後的那陣風,我不相信你將要轉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