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November 2015

哀悼喜歡的

晚上(十一月十八日,星期三)怱怱忙忙離開公司,工作未完成,心境懸在工作的虛空中。已經又遲到三十五分鐘,越是感到抱歉就越失落。工作未完成加上遲到,雙失。無法面對這處境,我呆住了,情緒一下子跳到傷感,因為我不再喜歡M的照片了。

大家都認為M的攝影是「哀悼的藝術」,幾年前我為十九歲的她的作品著迷,特意跑到澳門認識她,我們睡在一起吃在一起拍照在一起,話不多但相處不錯。昨天尋找以「哀悼」主題的相片時想起她。重複看她拍的,已經沒有當初的喜悅,反而感到一種巨大的空洞,而潛伏在相中的景致更軟弱無力。我一下子不太能接受這事實,又一件曾經喜愛的不再喜歡。想起那天我在阿姆斯特丹和V午餐,我告訴他我不再喜歡F的相片,我因此很失落。他冷靜地說,他認為F的相片shallow。

可能我過也是多麼膚淺,而今天我是進步了還只是我改變了則無從得知。對於曾經那樣喜愛的現今卻不再被感動的,我反覺得是完全地失去了一件珍貴的東西,曾經珍貴的。因為我一直認為沒有昨天的便沒有今天的,我討厭否定過去,包括曾經喜歡的。

竭力對自己誠實,以正名自己讓生活的指向明確。但有時軟弱無力的我啊,又能做什麼呢。(為自己加油唯有)


(((最近喜歡上 Lee Kai Ho 的相片。這裡的第一張是他的作品被刊在《明周》Book B內,另一張則是我的習作,以回應他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