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nday, 18 January 2016

珍重

早前在上班前看了《山河故人》,電影在美術和音樂上都製作精緻,影片中有些部份極唯美,但我卻不太喜歡這個關於三代「中國人」在中國內外流離的故事。其中一位主角最後有得到了「自由」,但卻迷茫地不知如果走下去。所以說自由的理念不是隨便「空降」而來,在沒討論和深刻的思考下,空有客觀條件的改變,例如,出走「更自由的國家」,到時才發現是自身的意志不自由,卻並非單單是因為被困在「不自由」的國家。

《天注定》在康城驘得獎項,賈導在國內紅起來,但他在訪問中明言獲獎是平常心,只會繼續拍自己喜歡的電影。於是我對《山河故人》也甚有望待,不過觀影後,我還是較喜歡他早期的作品《站台》。

以下轉載《明周》賈樟柯的訪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