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7 March 2016

微婆婆的貓


【想念貓之三】思念不一定哀傷,思念也能帶出新希望。想念貓不是因為憶貓成疾,反是讓我學習正視生命的一課,因為反覆思量貓的種種也是反思自己的種種,而假如貓 BB 真的像我,我也像她。

坦白說,多少也因為不能再愛貓 BB 的感情無法投放,想貓的心難以平伏,於是決定尋找另一只能成為家庭成員的貓。這情況好像家中有孩子逝世,心裡難受,但慶幸還有其他孩子,雖然明白沒有一個生命能代替另一個。「愛」這種東西就是這麼奇怪,它是永遠給不足夠,也永遠取不足夠,而「愛」在這個情況下,也不知是可愛還是可怕。

深綠和黃色眼睛的貓沙沙和貓 BB 的眼睛顏色一樣。她和多多害怕得捲在一起,雖然沒法親近她們,她們眼定定地望著我,我望著她。另一隻較親近人的已被收養,C 說可以再仔細考慮再算,我再望著貓沙沙的眼睛,想起貓 BB,我決定帶她回家。

本來我想找一對大約二個月大的小貓,希望其中一隻是和貓 BB 毛色差不多的三色「頭盔貓」。不過一來心急想看貓,二來覺得和貓相遇是種緣份,現在決定帶回家的貓也是出乎意料之外。

貓沙沙前面的是貓多多,月中她們就要來我家。這是貓義工 C 家中的倆貓女,比預期中的大,前後倆貓本名叫「多健康」(多多)和「多開心」(沙沙)。多多,四個月大。沙沙不足一歲,剛生了一胎一隻小貓,小貓不久前死了。沙沙就把其他小貓當作自己的孩子來親近。

C 家中暫托六隻病貓,全部患了重感冒。五小貓(抱括多多),一成貓(沙沙),貓貓們原本屬於一位叫薇媽的婆婆,她住在元朗大旗嶺村,在收入微薄下仍收養近三十隻貓和八隻唐狗。C 和其他貓義工領走部份病貓,送診所醫治並暫托家中照顧。C 說薇媽很愛貓狗,她收留貓狗的屋舍衞生環境不理想,她又不太會照顧貓狗,但仍收留了很多貓狗,當中有些是村民遺棄的,有些是在垃圾桶裡撿到的。

今天看過 C 寫著對貓的執著,說好些貓被收養後還是被送回去。老實說我看後有點心虛,著然說貓 BB 和我一起十六年,但我曾把和她一起長大的貓仔仔留了給舊同事收養,他和她的六隻貓一起繼續生活。當時 BB 和仔仔在她家托養幾個月,BB 跟其他貓相處不來經常打鬥,我去看她時,她被揍得耳傷臉有抓痕。那時的家太小,我接回了貓 BB ,留下 BB 也不再認為是朋友的仔仔。要說「永遠不離不棄」的話,我只做到了一半。事實上和貓 BB 這麼多年,一路走來都是隨遇而安,讀書時沒有固定收入,一年搬家四次或以上,從來沒有按裝窗網,無論大屋小屋到處跑,和她一起睡一起看書。四歲以後就不曾去看過醫生,除了因為需要搬家以外,家裡從不放置貓籠。今天貓義工們的萬分愛心和養貓認真的態度實在可敬,同時也讓我陪感壓力。我愛貓,我家貓 BB 又天生健康,在我這種放任態度不經不覺活了十六年,我反省若早點和她到診所檢查,便不至於她患了慢性腎衰竭而到了不治時才發覺。

面對生命是學習的過程,但人和貓一樣,也有犯錯的時候,BB 要原諒我啊。

二千年的初秋,初遇貓 BB,那天早上從大學下課回家,心血來潮想起貓,回家前路過大埔寶湖寵物店,店門貼了有貓可供收養的告示,便推門進去看看。當時我思念的是三歲時和我一起睡的小貓,小花(她是由叔叔從公厠裡檢來的,後來因為在神枱前撒尿被爸爸趕出屋去)。店員說剛檢了隻貓 Baby,她就在店前獨自溜連,便把她領進店裡養下來一個多星期。二個月大的 BB,剛戒奶,巴掌般大小,我說我喜歡她,便把她放進懷裡,初秋的毛衣裡加上我的體溫讓她溫暖,貓 BB 的名字就跟了她一輩子,直到十六歲走前還是 BB。


2010年家中二只一模一樣的動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