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day, 4 March 2016

貓頭七


【想念貓之一】多謝 Paul Lung 的速寫。

剛過了貓 BB 的頭七(2016年2月25日早上九時四十分左右)。上星期臨走前一天她還在死撐,在家沒有氣力,勉強伏在平常最喜歡的抓板紙盒裡。

抓板是大半年前和媽媽一起在大埔買的,40蚊,紙條夾在盒上層,下層是空的放了一個內附叮噹的深黃膠波,紙盒二邊有幾個洞,讓貓能伸手進去抓著黃波。一開始她對這新玩具不聞不問,我把膠波扔出,她望了望我,說:「喵~你自己撿啊,我可沒有說要撿那個波。喵~」

於是我把乾的貓草粉酒在抓版上,肥大的她臭到香味就壓在抓板上,紙板立刻塌了下來。從此她就常常伏在這個比她體形窄的紙盒裡。

一段時間後紙板的紙皮都被貓 BB 抓破了,我打算去買一個新的。媽說40蚊太貴,我說不貴。媽說自己去執紙皮裁作抓板,放回盒內就可以re-fill,不用買新。我沒好氣:「好吧,你和那些婆婆爭紙皮去吧。」後來貓BB的抓板都是媽媽做的,她總驕傲地說,很容易。貓很喜歡:「喵~」又伏在盒上。最後的這段日子,這紙盒陪伴她的時間也許比我們還要長。假如中文能像德文一樣,給這個紙盒一個大階開首,讓它有獨立的生命,我想這盒也算貓 BB 走前最好的朋友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