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December 2016

20161210夢


20161210夢

我們去看戲,之後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吃東西。

來到一個像家一樣的店鋪,不過說不好可能真的是其中一位朋友的家。

這天像沒完沒了的一天,我們見面的時間很長很長,但好像沒有誰擔心已經天黑或者怎樣。

家具大部份是木製的和室,我們幾個人圍坐在塔塔米上的茶几前,一邊喝茶一邊聊天。不過所謂的我們是誰,我一點都記不起來,唯獨你。

你雖然是你,但你講話時,樣子會變。不過卻不像京劇中突如其來的變臉或者變色,而是隨著講話節奏的搖頭擺腦而轉變,慢慢變地,像畫素描似的速度,臉搖攞著地四面八方素出新的形相,非常好看。

其他人都沒有變臉,只有不停講話的你有流動的臉貌,但大家相處自然,氣氛親和得像要聊到世界末日。

本來我在早上八時驚醒,打斷了我們的談話,那時我依稀記得一些夢裡發生過的其他事情。餵貓後回到夢中延續談話,到十一時再度醒來後卻徹底忘記我們談過的和做過的事情,真可惜。這情況有點像新海城《你的名字》裡男女主角前一刻見面談話,但下一刻記憶便被消失,對方只留下一個模糊印象。

我記得你著淺綠裇衫,灰色褲子,聲音柔和動聽,不是男也不是女,樣子搖擺不清,但改變中臉的總是好看﹣﹣像看一張永畫不完的畫。「你」的感覺充滿整個空間,更多時候是一種你的存在感,而不是實體的你,你既是陌生又親切,實在是說不清的矛盾。明白地說,這只能是個夢。

1 comment:

sleep, dream said...

樣子不清楚的印象總是最動人
如果不是醒來,也不知是夢
醒來卻又幾乎忘記夢裏的一切
流離於睡醒與夢境之間,總有一種浪漫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