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January 2018

【體模說】欣賞就是美 學習與自己身體和好如初

【體模說】欣賞就是美 學習與自己身體和好如初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劉玉梅,鳴謝:The original life drawing community in Wan Chai(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lifedrawinghk/)
04 Jan 2018
你愛自己身體嗎?每當小朋友掀衣,胡亂觸碰自己身體時,父母都會大動作驚叫「醜死怪啦!」面對裸體,漸漸被灌輸一種強烈的羞恥心。我們再成長一點,大眾傳媒掌控標準美的話語權,這年代流行平胸即美,那年代大胸無敵,肆意將身體「物化」。我們忘了與生俱來的祼體各有不同,我們對身體多了份挑剔,也開始討厭自己的身體。記者訪問了多位人體模特兒,看他們怎樣對待裸體這回事。

灣仔某商廈單位內,人體模特兒陳家蔚(Kiwi)熟練地擺甫士,「一分鐘」、「三分鐘」、「十分鐘」……。人體寫生工作坊的主持人用手機計時倒數,邊唸出下一個姿勢的維持時間,每個甫士之間的轉換,猶如舞蹈般流暢,她另一個身份正是舞蹈員,自小學習芭蕾舞,從事劇場表演多年,還是日本傳統舞踏表演者。

Kiwi希望在三十歲前為自己做點事,其中一件重要事就是當人體模特兒。

體模的專業
很多畫室怕被人投訴,故多不願受訪或透露地址,難得這間畫室願意讓記者上門拍攝,工作坊開始前,畫室會在Facebook公布活動詳情,畫家便報名參加,到訪當日只有三位畫家,不約而同都是女生。Kiwi提早到場播放音樂、更換衣服、拉筋,「拉筋很重要,因為有些動作要維持長時間。」說罷,她便把麻質長裙翻過頭脫下,畫室剩下音樂聲、畫筆擦動畫紙聲,還有畫家們的短促的凝視。

一般的人體寫生工作坊,多數都會分為short pose及long pose,由主持人及參與畫家一同決定先短後長,抑或先長後短,「模特兒要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強度,知道不同姿勢可以維持多久,我多數short pose會做些難度較高、扭曲較多的動作,long pose則相反,有時我會先構想一些動作,但有時也會臨時決定,擺甫士同時不斷思考下個動作怎樣擺,不能放空。」Kiwi說。

工作坊結束後,大家把畫作攤放在茶几上拍照聊天,儘管只是第二次被畫,Kiwi卻顯得很自在,然而在此之前,她其實不太喜歡照鏡看見自己的身體。
畫家們專注的神情,讓Kiwi放下心,也重新看見身體的美。

每次課堂後,畫家們都會交流創作心得,拍下畫作記錄。

「小時候我學習芭蕾舞、中國舞,還會玩排球、籃球、田徑和水上運動,以前會嫌棄自己背部很多暗瘡、多手毛,屁股又大,直至看見一班人如此認真地畫我,那一刻是感動的,無必要再討厭自己的身體。」長年運動讓她的腰、背到臀部的線條分明,變得很「好畫」,以往的「缺憾」都變得微不足道。

她直言第一次有點緊張,但畫家們專注的神情,畫室內平靜的空氣很快讓她放下心來。她回想,由舞蹈員到初嘗當人體模特兒,正是給自己的歷練。

擺脫世俗價值 當真正藝術家
Kiwi大學時讀精算,接觸話劇表演,引起對身體的興趣,開始跳現代舞,「現代舞要求是舞步的精準,後來學習『接觸即興』及日本舞踏,其編舞非講求準繩度,而是找尋身體的不同特質、取態、能量延伸,很多時編舞都是受大自然啟發,我對此很着迷。」後來她在碩士讀文化研究,漸漸在劇場探索「戀愛性暴力」及性別議題,「自問自己算是思想比較獨立的女生,經常反思世俗價值,但對於身體仍然會感受到建制框架,要完全擺脫這些價值,需要好大勇氣,但如果要當真正的藝術家,或者走自己的路,我必須這樣做。」

Kiwi在意大利山區學習接觸即興,把花的姿態融入模特兒的動作之中。

曾經迷惘,她為自己立下的一條界線,在去年踏入三十歲前為自己做點事,於是她遠赴意大利參加了舞踏工作坊,那是一個在山中的課程,三十多人一起在山上生活,每日長時間作即興訓練,她與其他舞者以四季為題,有時把自身想像為一棵樹、石頭、花、葉等不同姿態,參悟生死哲學,師法自然。

回港後,她在11月完成了一場重要表演,並當了首次人體模特兒,在畫室被畫時,她把舞踏訓練應用出來,所擺的姿態以自然為主題。「我會想像自己擺出花的不同姿態,例如是半凋的花、朝早微開的花,舞踏教曉我的是對生命的觀察,而過程中我能感受到身體的限度。」她認為既然要以身體來說故事,便要接受自己的身體,擺脫世俗的束縛。

藝術家Kobe:誰生出來不是赤條條
同樣初嘗當裸體模特兒滋味的,還有藝術策展人高穎琳(Kobe),香港長大的她四年前到台灣唸大學,入讀性別研究所,「自小都不是一個很女性化的女生,家人常常斥責:『你女仔嚟,點可以咁粗魯!』對女性身份很多規矩,但我要有合理原因才會跟住做,所以會問點解?再加上自己非異性戀,所以希望知道什麼是女性主義,看看有沒有理論解釋。」Kobe說。

她曾當過兩次攝影模特兒,一次人體寫生模特兒,「我以前不會批評別人裸體,但自己卻不太敢,因為覺得有壓力,心理未準備,家人知道會怎樣?我自己又肥又沒肌肉……然而去了讀書後,漸漸發覺,赤裸這件事本身沒錯,誰出生時不是赤條條?」

日本攝影師西村滿鏡頭下的Kobe。

她記得第一次當攝影模特兒,是日本女攝影師細倉真弓赴台,想找一班素人拍攝,赤裸程度由模特兒自行決定,Kobe便作為聯絡人幫手籌備,攝影完成後,Kobe決定也試試被拍,「當時只穿了內褲,由於攝影棚有房中房,中途突然聽到瞬間有人聲靠近,那時個心離一離,那次記得很清楚。」後來另一次到日本,為攝影師西村滿當模特兒,「那次覺得真的準備好了。」

近來她以裸體模特兒作為論文題目,找來不少模特兒訪問,輾轉之下認識了人體寫生畫室的搞手兼同樣是人體模特兒彭靖,對方邀請她當模特兒,她便首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體,「攝影與畫畫的氛圍大不同,前者一般是一對一的,後者是約十個人一起畫,因為我以前也是讀藝術的,也畫過人體寫生,知道畫畫的人的專注狀態。」

那次畫畫以浴衣為主題,Kobe帶來她的一套浴衣,主持人把場地佈置得日本風情,還準備了壽司,「工作坊完成後,畫家們讚賞我某個蹲坐的奉茶動作,我覺得很安慰,原來有人會記得。」當她看見畫家們的畫,更拍下讓母親看,難得母親也覺得畫得很美,「我覺得好像另一種自拍效果,見到原來自己可以這樣美。」

Kobe由香港走到台灣修讀性別研究,試圖找尋支持自己的理論。

Body Fest 體祭 2018展覽
日期:1月13日至2月4日
地址:灣仔富德樓 11/F
查詢:bodyfest2018@gmail.com
詳情:www.siuding.com/2017/12/2018artist-statement.html
註:限18歲或以上人士參與,所有節目均為私人活動,名額有限,需先預約。

Body Fest 體祭 2018—接觸﹒律動工作坊
日期:1月27及28日(六及日)
時間:晚上5至8時
導師:陳家蔚
名額:6名
費用:$600(學員兩日都必須出席)
報名:https://goo.gl/forms/YyytE66F993BJG6G3

Body Fest 體祭 2018—女性講場,無所不談
日期:1月20日(六)
時間:晚上7時
主持:高穎琳
名額:10名(只限女性)
費用:免費
報名:https://goo.gl/forms/QSPOUrTmh9MbrqWH2


網上原文連結:【體模說】欣賞就是美 學習與自己身體和好如初
https://bkb.mpweekly.com/cu0002/20180104-6343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