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8 January 2008

大暮山

昨天晚上我記掛著大帽山。

幾年以我還住在錦田的時侯,經常坐車路經大帽山。有時是特意登山來看風景,找出自己的居所位置。春季的某個清晨5點多,駕車上山,山頂的風很大,經常被大暮矓罩著,走在山路上看不到前面的路,於是我不停往前走,希望發現更多,但暮很大,不論走多遠都只看到前面小小的路徑,四週風景矇矓,我的頭髮沾上暮水變得濕漉漉。

緊接著的初夏的一個深夜,和朋友再度駕車上山,車子在公路邊的涼亭停下來,我望著即將要遷離的地方,這次已經是第幾次的搬家呢,這時我的淚水被大風吹落,看到記憶中的景物和人重叠在一起,複雜的感覺滙聚成在心裡令我既難受又麻目。

重返那兒的晚上風仍然很大,天氣寒冷。山沒有改變,山上的夜景依然好美。因為認不清方向,我懶找出自己曾住過的地方。我再一次踏在山路上,記憶中的景物和人又再次重播,看著曾經走過這條路的眾多的我重叠在一起,這時我的心變得溫柔安隱,難受的感覺已隨時間流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