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3 July 2008

風の歌--中學怪人ii X 小學白痴 (待續)

我經常把音樂和記憶片段連結在一起,<風のように>令我記起屬於我的風の歌。


又是中學時代。

那年一進中學就瘋狂地唸書。一來因為我在入學分班試中考得不好,入了B班,二來除了中文和中史課以外,其他科目全都以英文書寫。我本來的英文水平就較其他同學差,所以必須拼命地唸書,希望中二時考上較優異的D班。

當時大家也沒有上補習班這會事,最多也只可以問學姐們,她們看心情看時間,想答才答。有時是問題也同樣難到她們,所以我唯有相約長輩或社工,請她們抽一小時替我惡補,並將她讀的英文生字用只有我才能看懂的中文怪音mark在英文生字的上方,再生吞所有字母來死記!!

我喜歡讀書,卻沒有「讀書」和考試的技巧,因為我喜歡死記。凡是喜歡的部份就全部背誦,不明白也不要緊,背誦後可以隨時唸出來問長輩(今天覺得這方法的確不好,其實不應這樣唸書的。)。那時我最喜歡佛學課,老師上課時習慣一邊講故事和理論,一邊把所講內容裡的關鍵字詞抄在黑板上。我不單只抄那些關鍵字詞,而是盡量像錄音機一樣,把她講每一句抄寫下來。回家後不斷地重覆背誦那些手抄的「講稿」,心裡覺得很滿足又好玩。若果是正值年尾和農曆新年假期,宿舍裡大部份的同學都回家做節了,只有幾個同學留下來,宿舍額外地空曠和安靜。新年後往往就是期中考試,這時我便喜歡是在無人的大飯堂內溫習,高聲地背誦著佛學老師的講課,那些佛經故事在大飯堂的牆反彈回來,我一邊講一邊聽,像練習朗誦和唱歌一樣,所有內容很快就可以背完。

中二時我搬進一所位於山上的宿舍,那兒沒有大飯堂,也沒有操場,卻可看到一片大海。

有一天黃昏,我在山上練習跑步時發現了的一個有緩跑徑的小公園。在一個清涼而又刮著頗強的風的晚上,我緩跑完了便好奇地沿緩跑公園的後方走去。沿著石級向下走,那兒是一個細小的空地,空地前的三面均是沒有圍柵的細小山坡,另一邊就是緩砲公園腳下的巨大護土牆。我站在那個空地上,像是發現了只屬於自己的密秘基地。風吹來,感覺很舒服,這時我開口向著護土牆高聲地唱歌。我把小學時每天放學也在音樂室裡練習的校際音樂節比賽的女高音歌曲,不停地唱著。歌聲沒有反彈回來,而是隨風飄散了。我參加校際音樂節獨唱組比賽,是在小學四、五年級時,老師選了我為參賽著,我卻連續兩年也落敗了,原因是第一年唱歌時的咬字不清,第二年則是因為音準不夠好。在比賽台上我由於過份緊張,手腳齊震,沒有其他參賽者的自信和表現力。她們不但唱得好聽,還一臉自信地演譯著整首歌曲的故事內容。當時我覺得即使我已經這樣刻苦努力著,但我和她們的實力差距太大,落敗是正常的。賽後我沉默不語,我隱約感覺得到,最失望的應是音樂老師。

音樂老師是學校的主任,是同學們傳聞中的怪人,她未婚,經常板著臉,同學們都不喜歡她,為她起了一個花名:莫寧姑。我和其他同學一樣算不上喜歡她,但我卻好喜歡上她的音樂課,(她也教我們數學,但我覺得她教得不好。)最愛跟著她,把她彈出來的音唱出來,或是一起數拍子。

小學的最後一堂音樂課,是要每個同學預備一項表演給全班同學看,而校長也會特別來參觀。我理所當然地唱了一首歌。最後,校長選了兩位女同學的雙人舞為最佳的表演,原因是她們以簡單的舞姿配合了音樂,加上兩人的表現很合拍,是最佳的音樂演譯。這樣一來,我又落敗了!但我覺得沒所謂了,因為我正沉迷在班中的一個男同學的綱琴表演中,我深深地被他彈的琴聲迷到了,而他彈琴樣子也有型極了!雖然這和他頭上那束永遠上撓的亂髮不合襯,但美妙的琴聲包容了一切。

學期即將結束,我為了表示對他的好感,送了一張手造卡給他,上面寫著:你不要再渾渾噩噩了。(大致是這樣,當時實際寫下的句字忘記了。)當然他也不甘示弱地回覆了我一句,但那確實寫下的句子我也忘了,好像是:你不要自以為是啦!今天想來覺很好笑,我們兩個也真是有夠無聊白痴啊!

現在我把<風のように>送姶佛學老師、音樂老師、也送給彈鋼琴的他。你們永遠活在我的心裡,和許多歌曲一起在我腦裡隨機播放,永不息止。

風のように
曲/唱/詞:小田和正

移りゆく時の流れのままに ただ 身を任せているだけなら
高い丘の上にのぼって 風に吹かれていたい
失うことを恐れることなく 輝いてた日々を今は忘れて
高く高く 信じるままに 秋の空のように

誇りある道を歩いてく どんな時も
やがていつか ひとりだけになってしまうとしても

ここから先へはもう進めないと くじけそうになる時はいつでも
君のことを思い出して 歩き始める もういちど
そして僕は 君のために 何ができるかと考える
そして僕は 強くなるより やさしくなりたいと思う
やさしくなりたいと思う

あの風のように やわらかく 生きる君が
はじめて会った時から 誰れよりも好きだった

そこから逃げれば 夢はないだろう
振り返るのは 最後だけでいい
その時 Uh はじめて すべてを 語ればいいから

誇りある道を歩いてく どんな時も
やがていつか ひとりだけになってしまうとしても

あの風のように やわらかく 生きる君が
はじめて会った時から 誰れよりも好きだった



上集:
K. Oda 叔叔 vs 中學怪人i(待續)

5 comments:

P/Hole said...

很喜歡你這篇文章, 很感動,感動不為什麼,只是我很像聽到了風之歌!(還未聽過) 比賽落敗了,對著牆唱卻等不到回音,音反隨風飄散,沒有失落卻凜然的飄到某人的耳朵裡!好瀟灑!

我很像拾到了海上的浮樽。

哈哈, 你唱歌係咪好好聽?

小丁 siuding said...

麻麻啦,唔算好好架,叫做「有做功課」羅。^_^
夠好聽的才可以羅獎呵。

Alex Liang said...

犀利,你個腦居然可以記到咁多讀書時候既嘢,我因為大腦既空間有限,同埋讀書時間緊張基本都無曬呢d記憶了,睇到呢d嘢,好有青春既感覺。哇,原來我已經老了!

小丁 siuding said...

我記得不止這些
今年年中我在朋友的一套劇中最後變了說住事
其中說了 16 個
亦未有時間寫下

記憶於我來說是太過多, 我經常誰住一個人說話, 氣氛, 氣味, 衣服, 實在有像望見自已腦內像播電影似的, 有時影像會在不同時間在眼前投射出來 不分遠近的記憶對於我來說未變成一種節磨卻已足夠多我盲目. 可以感動我的東西越來越小了.

小丁 siuding said...

我是一個充滿記憶的老人呢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