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December 2008

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別戴上有色眼鏡 by袁智聰

「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Forever Tarkovsky Club)並不獨是一個向俄國導演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致敬的活動,也是由My Little Airport的阿P和Pixel Toy的何山所另組成的最新Project;縱使阿P和何山都是香港Indie界的樂手音樂人,但「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並非一隊樂隊,而是一個結集音樂、錄像、詩篇、攝影創作的共同體。

起初「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的出現,那的而且確是一個圍內朋友的塔可夫斯基電影欣賞會,以阿P的說法是:「其實我們是一羣享往無政府主義及虛無主義的Indie音樂愛好者,在近兩年來都去一個朋友的家中一起看塔可夫斯基的電影,但後來這個聚會已變成不關塔可夫斯基的事了,我們開始瘋狂地Jam音樂、念詩,最終這成為了每月一度的聚會,從而留下了一大堆作品。」於是這個創作團體便因此而應運而生。」

而真正促使「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對外踏出第一步,是因為早前一位朋友在金融海潚下被大財團裁員,從而即晚創作了一首作品送給他──那就是他們最早發表的作品之一〈Give Him A Job〉,此曲跟另一樂曲〈企業社會責任〉一樣,都表現了「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的社會性、批判性態度。

目前「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仍是以互聯網作為作品發表與分享的平台,他們有其網誌,並透過facebook作宣傳;他們的演出,那聲言是只招待四名觀眾的「微型」演出;他們的作品,皆是聲畫同步而來,有音樂有錄像,MV交德國藉影像作家格勒戈爾.森武沙(Gregor Samsa)為他們剪片,甚至他們還會涉及攝影、繪本等媒體,正如何山所說:「我們是要把潛藏內心想做與懂得做的去做出來。」

大抵想做就去做、不受任何束縛規限,是「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的作風。也是何解他們為其第三首作品、爽勁而憂傷的Noise-Pop單曲〈聖誕半裸派對〉,攝製了一個裸女MV,以挑戰社會的道德標準,而成為這陣子的一時佳話。

這個音樂錄像是在一個荒島上拍攝的,由熱衷露體的會員小丁領銜主演,女主角的三點全以圖案作遮蔽,裸露但不色情不意淫,反而清新可喜──只要你別掛上一副有色眼鏡。結果影片上載至YouTube後不夠五小時即「由於違反了使用條款」而遭移除。

「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所締造了是香港獨立音樂與文化藝術圈的一個創舉,打造了一個有大量裸露鏡頭的音樂錄像,也是對香港的文化藝術創作空間所作出的一個測試。既然冰島樂團Sigur Rós可以為一曲〈Gobbledigook〉攝製一個赤條條在大自然裸跑的MV,為何我們不可以呢?

從〈聖誕半裸派對〉引伸至本週未(12月27日)舉行的《聖誕半裸音樂會》(一晚內連做四場,即可以有十六名觀眾參與),結果這個在facebook上宣傳的event,又遭傳媒新聞炒作成為「聖誕半裸派對網上攬客」,被斷章取義、以偏蓋全為淫穢場所活動,哀哉哀哉。抑或,這是香港這社會的可悲。(最新消息:他們跟警方溝通後,已將當日演出取消。)

「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並非一個以噱頭作掛帥的組織,正如他們透露,他們的下一首歌會探討應否在深水埗這個香港最貧窮的區域賣旗籌款,探討社會問題是「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的一大己任。


文章source

2 comments:

許港生 said...

聖誕快樂:)

篤篤篤撐 said...

我由細睇袁智聰睇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