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June 2009

YMO net meeting

YMO: Tongpoo
在朋友的blog內看到David Sylvian,於是我想起YMO(我的記憶總是和音樂連在一起)

17歲那年我剛學用電腦,在net meeting 找人傾計。那時好迷日本野,覺得要嫁比日本人,於是主要在net meeting 裡找日本人傾計,就這樣我認識了M。M 比我大一、二歲,正在讀音樂學校,我們約好每個星期六日同一個時間上網,主要傾大家的啫好和對ACG的看法,原來大家好仲意Chrono Trigger 和 Final Fanatsy的音樂。後來我們間唔時通信,互相寄上相片,他更為我作了一首音樂,好似是作為生日禮物的,我開心得不得了。在他寄來的MD中,除了有他作的音樂之外,還有許多YMO和(土反)本龍一的音樂,我因此而愛上他們,那時常去二手店買。

起初我好想去日本找他,他也好想見到我,但我明白這只不過是一種遙距的浪漫,實際上我也沒能力離開香港,於是有天我說,我們永遠做好朋吧。他也許太傷心,所以無再覆我,我寄了許多信給他,他也沒有回覆。過了幾個月,他的朋友Y 看了我寫給他的信後代他回信給我,我們通信到大學畢業為止就沒有再聯絡了。我曾經想過照住Y 住在神戶的地址去找他,不過一想就快要十年了,他大概也忘記了我 ^_^。

想起11歲那年在長輩C 前讀我的作文《我最要好的朋友》那時C 取笑我貪吃,因為別人在小息時請我食蛋糕就列她為最要好的朋友。那天C 把一套《神鵰俠侶》送給我作為考第二的禮物,後來我因為要搬家,而無能力再keep過多的書本,這套書連同我儲的所有金庸小說一次過轉贈給另一個長輩Y,長輩Y 說會好好珍惜的。

14歲那年只識左一個月的澳門女仔唔知點呢,佢係咪一樣咁靚?最後一次係街到見到佢,佢患病了,會不會己經康復了還是離開了?

初中那年有一個聖誕和同學C一齊去了一個地方,後來我們爭論係沙田定金鐘,那時候感覺和C一起好開心,那種微妙的感覺不是愛情的東西,而是一種更純粹的感情。不過這也是最近才記起,記憶真的好奇妙,或者其實是假的,只是我虛構出來的浪漫。

不過也有在街上突然遇到多年的不見的朋友的經驗,我困於記不起他們的名字和唔知講乜之中,然後不敢上前相認,由得大家各自走過就算了...

人們和我在互相的生命裡流過,我們各自記著不同的部份,這些細絮可不可以組成一個故事? 我們會不會再相見? 我們會不會記起對方? 我相信離別是一種永恆,所以從來沒有因為離別而太傷心,就由所有人在我心裡自然流著,我也期望我他們的心裡有我。^_^

我好喜歡Chrono Trigger裡的singing mountain
而這首歌送給我我的舊朋友們
Epilogue to Good Friends: Chrono Trigger Music

2 comments:

篤篤篤撐 said...

仲以為你同YMO netmeeting tim~~

Alex Liang said...

哈哈,好過癮,裏面原來還有一個未發生既網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