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August 2009

不是白晝,未到黑夜,只有深深的藍


讀Poly U 那年,我在學校裡的朋友不多,由於我的名聲不好,有些同學不喜歡我,雖然他們沒有說出口,但我還是沒有笨得感受不到。不過我不介意他們評批我,有時反倒有興趣知道他們怎樣去討論我這個人,只是我不會因為流言而改變,不是想不想改變,而是改變不了。

唸Poly U 的第二年,我搬家到大美篤。為甚麼要搬到兒,原因我忘記了。當時我對大美篤的認知很含糊,只記得在中學時代曾聽同學提起相約一起去踏單車的路線內會有大美篤這地方,而大美篤是單車徑最後的目的地。雖然我沒有去過,但我想像大美篤應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一個人踏單車去的話,要經過有數不盡大樹蔭下筆直的單車徑,沿途除了樹木以外沒有別的東西,再要經過不知多久,才到達那個叫「大美篤」的地方。

後來,T和我一起到大美篤看屋時,我才發現真正的大美篤和我想像的完全不同。

看了幾間不同的屋,最後我租了一間四百多呎三樓連天台的向海細丁屋單位。在屋裡的客廳裡,只要一打開露台的門就可以看到海,也就因為這個海景,在很多遲起床的早晨,當我走到廳裡的露台門前看到海,我就懶在沙發上對著海景再睡多一會,不上學去。

幾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放學回家時經過一間寵物店,那裡剛好有小貓待人收養,我就領走了一隻黑白小貓。牠的黑色毛由頭頂延伸到背部,像帶了一個有黑色披風的頭盔,至於身體和手腳都是白色的,是一隻很可愛的小貓女。稍後,牠亦成為我不上學的另一個借口,一個星期裡我機乎有一半的時間待在家裡上網、看書、看戲、畫畫和小貓玩,而更多的時間就是對住海景發呆。

一天的下午,我從床上爬起來,煮了一個公仔麵後,坐在廳的茶几上快速地吃完。天氣很熱,我把露台的門和簾子打開讓屋子通風,陽光沿著簾子開放的濶度曬進來。我開了風扇,沖了一杯茶,把手提電腦放在茶几上準備上網,然後和小貓一起坐在沙發前發呆了一會。



不知過了多久,我再次醒來,天色已暗下來,海和我的距離拉得很近,抬頭可以見到無數的星星。我正躺在一個堤岸上,面向著大海。我揉了揉雙眼,眼睛開始習慣暗下來的環境,清楚地看到遠處不同層次的灰色山巒。然後我坐直身子,看見海風吹來揚起海面上很深很深的藍色波紋,感覺很柔和,像貓背上的毛一樣柔滑。過了一會,我站起來,伸一伸懶腰,再彎下身子收拾散在腳邊的書本和畫簿,打算回家去。

這時,我聽到海上傳來細細的琴聲,但不能確定聲音的來源。這令我覺得很好奇,於是我慢慢地向石灘走去,到了手可涉水的岸邊,我蹲下身子,想用雙手戴一點水來洗臉,但雙手從水中撈上來的時候水不見了,只有一張又一張深藍色的紙張,有時也夾雜著米白色的。

Philip Glass: The Hour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FniHgiyaTY

3 comments:

laulong said...

小丁:

很細緻的觀照與述懷!

很喜歡呢!

小丁 siuding said...

多謝, 希望下次寫得更好 ^_^

瑪布爾 said...

好鐘意幅相的味道。好鐘意這樣的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