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8 September 2009

藍Y島

上星期日和N去相約一起去藍Y島畫畫。由於天氣很好,我帶了Polaroid 250相機去拍照。而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用過這部相機了,感覺有點像是在勉強家中的貓貓陪我一起上街,它因為不願意跟我走而變得特別沉重。

下午我們坐船到了索罟灣後才發現我們本來想去的應是榕樹灣,快快地食了個豆腐花,我們決定步行去榕樹灣。經過了V 的店我買了2頂帽子後再行,天氣很熱,這是一條沿著海的山路,無論走到哪裡,總看到海。沿路的行人疏密有致地分散著,營造出非常假日的悠閒感覺。

在前往榕樹灣的路程裡接近尾聲的一段,路邊有一個觀景亭,越過觀景亭再前行一點的空地上可見到一整片海,是令人非常爽朗的景色。

不過當時我已很累,汗濕了整件T-shirt,完全爽朗不了。我請N 為我拍照時我已盡量在微笑,但可能我的笑容過份勉強而變成現在這種「黑面」的樣子。

接近日落時份,我站在石上對著海映了不少相片,感覺影多少張也不足夠,也未能拍到最理想的一張。我記起剛過了的星期五音樂課中提到「黃金比例」理論,我想試著映一張有「黃金比例」的海景,可借失敗了。由於我太在意相機觀景器裡看到的是比鏡頭的位置稍高這一點,而把鏡頭移得太高,影出來的構圖裡,海的部份只佔整張相片的十分之一左右,和「黃金比例」完全無關=,=。幸好這個時間接近黃昏,水平線上映著無數和諧溫暖的色彩,令這張相片感覺很柔和美好。

後來J 看過相片後,說現在的構圖比原來想拍的更好看,雖然我也這麼認為,但這張相的主角由海變成了天空,而且我想拍的藍也變成了其他的色彩。

最後,由於對不常運動的我來說這趟行山路程已非常累人,到達榕樹灣才吃第一餐後感覺更累,用餐後我在畫簿上畫了幾筆便睡著了,所以這次畫畫之旅應改稱為拍照之旅才較貼切。^_^

1 comment:

Eric Spanner said...

好耐無去過南丫島。見你叫呢個島做藍Y,諗返細個時一件事。

細個人仔,字容易撈埋聲容易撈埋。我先學Y,見到「南丫島」,就諗點解個島叫南Y呢,心中暗呼「南Y島!南Y島!」但當時無叫出來,唔係就俾屋企人指正o架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