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February 2010

醫師,我今晚食乜餸?

波波棉襖瓜菜小矮人正在家中用膳中


昨天放工後趕到大和堂醫務所看病。

大和堂醫務所是一間中藥醫館位於九龍城衙前塱道(我搬離了九龍城才不久,現在卻要天天回來飲藥),是一間相當古老的店。那裡就是曾用作拍攝電影《乾柴烈火》的舊式中醫館,館內仍然沿用一排排深啡色的中藥木櫃,天花板上有白色的大吊扇,其他細絮的物品連同等待看病的長木椅也十分古老。雖然這間店那樣古式古香,但店內非常齊整乾淨,還養有一隻花貓。走進店裡像返回了民初時代,店內的舊東西絶不令你覺得造作和刻意懷舊,之不過是所有東西(也包括在店裡工作的人 ^_^)都在店裡「活」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雖然醫館很有特色又美好,我很想在那裡拍照留念,但店裡的人都正正經經的:醫師細心地為病人診症、執藥的專心執藥、病人一邊閒話家常一邊在等待,所以我極不好意思拿出相機來,像個觀光客似地左拍右攝,好像很不尊敬似的。

我來這間醫館看病,是因為朋友介紹說這醫館裡有位良醫鐘福利,來這裡的病人都叫他鐘伯,他已經九十歲仍然精神奕奕,頭髮稀疏但仍然是烏黑的,皮膚又白又滑,和我一起等候看病的大嬏也忍不者說:哇~醫師你皮膚咁靚,點保養得咁好架?
醫師笑笑口,繼續寫藥方,沒有答話。

大嬏和由媽媽帶著的小女孩看完病後便輪到我,我是這天最後的一個病人。七點四十五分,即是我走進醫館後不到五分左右由,在醫館幫忙的女工準時拉閘關門。

醫師一見我坐下把手放在棗紅的棉墊上等他聲脈時問:咩名?
我用性感的沙聲說:小丁
醫師:咩唔舒服?
我:醫生我之前已經食左兩劑藥啦,但係仲係唔好,今日仲沙聲添呀~
醫師一邊聲脈,一邊問:你梗係亂食野啦~
我:我無呀。
醫師:咁你尋晚食左乜野呀。(醫師說畢,口中的一副假牙不小心露了出來,他趕緊合上咀巴讓假牙套回原位。)
我:牛肉飯羅。(我心想:我咁乖,食飯無亂食煎炸野,你仲唔讚我 ^_^ 呵呵~)
醫師:咁咪係羅,我有無叫你食呢d野呀。
我:牛肉飯乍喎。=,=
醫師:我都無叫你食。
我:你個日乜都無講,又無話可以食乜喎。牛肉都唔得呀?
醫師:蒸魚、瓜菜、少油鹽。
我:肉都唔得呀?
醫師望也不望我,重覆說:蒸魚、瓜菜、少油鹽。我無講個d就係唔食得。
後面在等待執藥包回家煲藥的大嬏以為我聲不清醫師講的說話,便說:係蒸魚、瓜菜、少油鹽。
我:吓,咁肉都唔得呀?
醫師再重覆說:都話係蒸魚、瓜菜、少油鹽。
我:咁生果食唔食得呀?係咪唔可以食橙呀?
醫師不耐煩:你唔洗逐樣問啦,我無講個d通通唔食得呀。
後面的大嬏又再說:係呀,醫師無話食得既都唔食得架。
我:哦。
醫師:不過你食完飯後好想食生果既話,就食天津雪梨啦。
我:哦。
大嬏:不過而家好似好難買到天津雪梨喎。
醫師:點會呀。
大嬏:係呀,都唔見有得賣。
醫師:我日日都食架。
大嬏:呵呵,呃唔到醫生你添。
醫師得意地笑了笑,對我說:咁你一陣返黎拍門飲藥啦。
我:哦。
醫師:你比左18蚊診金我未呀?
我拿出20元紙幣:18蚊咁平呀,可唔可以唔找比我,收20蚊呀。
醫師不理會,把2元找贖給我。

我向執藥的大嬏問:一陣我返黎時拍門呀?我打電話得唔得?
執藥的大嬏:醫生叫你拍門就拍門得架啦。
我望一望醫館的門大口又高又濶:咁我要拍個門的邊忽呀?
執藥的大嬏:你拍個鐵閘就得架啦。
我:哦。咁唔該晒你地呀,阻你地放工。
執藥的大嬏:得架啦,你記住比藥錢同留底電話就得啦,一陣返黎飲藥啦。
我:哦。咁唔該晒呀,一陣見~

4 comments:

Alex Liang said...

吃牛肉緊系唔得啦 ,牛肉燥火啊!
但系咩肉都唔俾吃我真系第一次聽了,呢個大夫都幾專制。我屋企兩代都有人做中醫,咩肉都唔吃得我真系第一次聽!

Edwin said...

是不是圄前圍道的一家? 我每次經過都見人山人海似的

小丁 siuding said...

Alex,
佢咁講我照跟羅..
其實感冒都不宜吃雞, 咁又唔吃得牛羊, 咁得番個豬...其實同乜肉都唔食得的拒離不太遠...

Edwin,
個間唔係 圄前圍道 的, 而係衙前塱道 的,
叫 大和堂
我之前住了九龍城5年, 圄前圍道那一間我無一天見佢不用的排隊的, 所以唔敢去看 ^_^

Just Drop By said...

請保重, 同埋要保護頸部等, 唔好再入風"吹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