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August 2010

勞動者的尊嚴 撐時薪 $33 support minimum wage $33


一個月之前,7月28日晚上為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BOBO來我家拍攝「撐最底工資33」短片,我分享了之前在二間小店吃晚飯時聽到老闆對最低工資的意見(舊日記投票日的安樂茶飯 ),以及我的看法。


其實說來說去還不是因為租金太貴,經營小店的老闆們沒有能力和業主或地產商議價,唯有在其他成本方面節省開支,結果多數是從剝削低技術員工的工資著手。若果店舖租金可減一成或以上,我相信莫講話33蚊,多過33蚊的工資老闆們也付得起,問題是,他們是不是要那麼沒良心,要每一份每一毫也要賺到盡。

其實低收入的人越多,長遠來講會使貧窮的人越多,低價或中價的食店生意更難做呢~

唉...我們的社會還有救嗎?請尊重勞動的人,為他們爭取應有的生活。


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在二O一O年八月三十日就最低工資水平達成共識,稍後呈交行政長官,主席鄭若驊不肯評論是否定在時薪二十八元,只說全部委員都同意所定的工資水平。若這水平屬實,根本莫視市民生活需要!

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一直強調,在物價高漲的香港生活之下,時薪$33方能踢走在職貧窮,紓緩低收入人士及基層家庭的居住和飽暖問題。

商界近月來不斷出口術,指最低工資若「太高」會令企業裁員倒閉。特別是臨委會資方成員大家樂陳裕光及牛奶公司麥瑞琼,二人負責建議首個工資水平,卻一直以低薪聘請工人,實在可恥。令人擔心臨委會將過份傾向商界意見。

為了向臨委會施壓,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懇請大家參與一人一信的行動,直接向臨委會表達意見,反映香港市民訴求:以時薪$33踢走在職貧窮!

最低工資水平即將於十月提交立法會, 請大家到以下網址 :
http://www.minwage.org.hk/letter
嚮應「人人33炸爆臨委會電郵行動」。

同時請讚好以下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pages/ren-ren33-zha-bao-lin-wei-hui-dian-you-da-xing-dong/118153314903711?v=wall


撐最低工資 撐時薪$33

最低工資條例已經通過,標示著勞工運動的一項勝利。然而,抗爭仍未
完結,因為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臨委會)將於日內決定首個最低工資
水平,我們必須繼續努力爭取時薪$33,以捍動勞動力尊嚴及應得回報。

時薪33元並非世界末日
近日兩位臨委會成員大家樂陳裕光及牛奶公司麥瑞琼相繼「出口術」,指若最
低工資訂於時薪$33企業難以負擔,甚至要發出盈利警告。他們企圖恐嚇市民,
一定要接受一個低水平的最低工資。但根據統計處的資料顯示,時薪33元對低
薪行業影響輕微,相對業務收益而言,成本只會上升1.4%。換句話說,每銷售
100元的貨品或服務,只需加價不足2元 (1.4元)即可抵銷成本上升。當超市及便
利店的成本上升更不足1個百份比,0.6%的成本上漲反映33元並不能接受,是企
業家的「不為」而非「不能」。

最低工資保障基本生活
最低工資是保障基層工人可以應付基本生活需要,而時薪33元只是相當於綜援
的水平。現時香港每名綜援受助人每月可得約3,000元,而香港每名打工仔女約
通常需要供養兩人,因此每月薪酬必須最少有6,000元左右,約加上因工作而需
要的交通及膳食費,月入6,800元只是最起碼的條件。按此推理,並以每月26天
及每天工作8小時計算,時薪即為33元。

下—仗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
最低工資只是改善勞權的一場戰役,未來仍要繼續爭取更多保障勞工的法例。
香港勞工權益遠遠落後於其他先進國家,很多國家廣泛設立的法例都一一奉,
例如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對於自命國際大都市的香港是應該感到慚愧的。

現時國際的趨勢是規管工時,即每天不可多於8小時,每週不不可多於40至44小
時。如果僱主要求超時工作必須給予1.5倍的補水,以防止僱主濫用超時工作,
繼而保障勞方擁有合理的個人休息時間。

另一方面,1997年回歸前立法局曾通過集體談判權法例,可惜被非民選的臨
時立法會廢除,令打工仔女無法與僱主在平等的地位上談判薪酬工作條件。
結果造成勞資關係極不對等,10年來基層工資不升反跌,打工仔女無法爭取合
理工作條件,卻苦無公平談判空間。所以我們要求政府必須恢復集體談判權。

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


註:
時薪$33點計?
前題:最低工資水平應高於綜援水平
1. 綜援總開支/綜援人口=$2954/人
2. 全港總人口/工作人口=每個有工作的人都要供養2.06人
3. $2954*2.06人=$6085
4. $6085+外出工作額外開支$800=$6885
5.$6885/26工作天/每天工作8小時=$33

6 comments: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問題係,工聯會同職工盟撐唔撐得住?

小丁 siuding said...

佢地撐唔到, 我們其他人加入去撐,
就好像愚公移山一樣.

Anonymous said...

Are you into voyeurism? lol you seem confident with your body

小丁 siuding said...

i m confident, not sure anyone voyeur here :P

貓眼主人 said...

其實都係個死政府一直要咩自由經濟先咁麻煩
立即立法限制租金,由d自由經濟學者去死,咁最低工資就再無借口吾加高d
租平地平,其他產業先有得發展

Anonymous said...

最低工資的處境

沙特用「鎖鏈下的奴隸」的故事說明 人的處境 :

鎖鏈下的 奴隸是自由的 :他可以立志 砸斷鎖鏈 ---這意味著, 鎖鏈的意義本身,是根據他選擇的目的而顯現:選擇繼續當奴隸,或者 選擇冒最大的危險,跳出奴隸的地位。

當然,奴隸 將不能獲得主人的財富 和 生活水準; 這些不會是 他的謀畫的對象。

他的現實性 ( facticity )就是爭取最低工資 $33。

舉例說,他選擇了反抗,那麼," 奴隸的地位 " 對這種反抗來說,自始就不是一種 障礙,它就只能透過反抗 方可獲得 其意義 和 伴隨的逆境。

恰恰因為反抗 和 在反抗過程中 死去的奴隸的 生命是 自由的生命 ( a free life ),恰恰因為 被一個自由謀畫 (free project )啟發的 處境 ( situation )是 充實的 和 具體的;

因為這是人生迫切的 和 首要的 問題是:「 我能否達到我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