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November 2010

回來後,老了十年


往年十二月去北京,過了一個超級倒霉之旅

今年十一月重遊北京,感覺完全不同,霉氣都沒有了,只有漫長悠閒的心情。在五天的假期裡,日間每天去一個景點,晚上吃飯,夜浦了二個晚上,如其說是旅行倒不如說像平日的生活。不過這是沒有上網的五天生活,也不知為甚麼,回港後感覺自己老了十年。

關於我的北京之行,我想還是遲些等相片曬出來再寫吧(補寫了 ^_^)。今晚還要再為過二天,即今個星期五即將展開的「星期五音樂課」畫展作最後努力,因為明天便是 set up 的日子了:P

假期後的今天回到辦公桌前,像從「另一個空間」裡散步後返回現實似的,現在除了很忙,還是很忙,都是不繼重覆的工作。但我思前想後,還是回到這裡,來重覆這些,大概是我還未想離開我正在學習的「學校」吧。不過再過多一段日子,我也必須要離開了,現在正一點點地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期待讓自己生活更好。

在飛機上,我讀著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其實我想說的是……》

「就這樣,我開始過著早晨五點前起床,晚上十點前就寢,簡樸而規律的生活。一天中能夠最有效活動的時間帶,當然應該是因人而異的,不過以我來說,是清晨的幾小時。我在那時間之間內集中精神和能量把重要的事情做完。之後的時間就用來做運動、做雜事,或處理一些不太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工作。天黑之後就放鬆下來,不再工作。看看書、聽聽音樂,放鬆心情,盡量趁早睡覺。每天大體上以這樣的類型一直到今天。托這個的福,這二十年來工作進得非常有效率。只是過著這樣的生活時,就幾乎沒有所謂的夜生活了,跟人交往的情況絕對會惡化。也有人會生氣。就算有人邀我去哪裡、做什麼,我都會一一拒絕。

不過我想,真的除了年輕時期之外,人無論如何實在必要設定所謂的優先順序。要順多排出時間和精神體力的分配比例。到某個年齡為止,自己心裡如果不確實建立這樣的系統的話,人生會缺乏焦點,變成沒有輕重緩急。與其和周圍的人具體交遊,我更想確立安靜的生活以便一切都能以專心投入寫小說為優先。對我的人生來說,所謂重要的人際關係,興其說是和某些特定的人往來,不如去和不特定的多數讀者之間建立。...雖然沒有實際看到讀者的臉,這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觀念上的人際關係。但我一路走來一直把這眼睛看不見的『觀念上的』關係,訂為對自己來說最有意義的東西。

『你無法討好每一個人。』簡單說就是這樣。」

抄自 村上春樹《關於跑步,其實我想說的是……》P.48-50

1 comment:

LittlePerson said...

搞到我又被村上吸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