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December 2009

最倒霉的晚上(倒霉北京行day3)

上集:
倒霉北京行day1:零度的北京798(倒霉北京行day1)
倒霉北京行day2:煙囪、驢打滾和涮羊肉(倒霉北京行day2)

其實A和我在前往北京時已經有點喉嚨痛,一到達便第一時間找便利店買喉糖。而第二天晚上吃完炭燒串燒後覺得更熱氣,晚間回到酒店後我嚷著要去藥房買清熱或感冒的藥。結果在酒店附近的藥房買到了,臨睡前吃了一包三六九藥廠出品的感肥沖劑,舒服地沉睡了一晚。

第二晚看bandshow 後回來酒店也差不多二點了,我浸了一會兒熱水浴,身體稍覺暖和舒暢。睡前再喝了二包感冒沖劑(因為吃涮羊肉頗熱氣呢)。

在北京的最後一個晨早我們起得比較遲,快速梳洗後跑到餐廳吃早餐。這天我的感冒比前一天嚴重了,聲音也有點沙啞,可能是昨天走了很遠去吃涮羊肉時著涼了。


A和我也想不到那裡去,我說798好像還沒有逛完,但A覺得我們三天也去798好像很傻瓜啊(其實我們本來便是傻瓜啊 XD)。於是去我們去了日壇的書節。

Z特地買了咖啡在書節中和我們會合,在入口的小食亭我買了一客咸味雞蛋煎餅,真的非常好吃,是在這幾天最好的一道小吃啊,而我咀上的大香腸(我第一天在便利店買了一條叫「阿Q」包裝上印有一隻企鵝的即食香腸,晚上在酒店打開來吃時,腸肉的味道像未煮熟的午餐肉,感覺有點怪,但我怕浪費盡量把它吃完,不過最後還是吃剩了小許時忍不住丟掉了 :P 所以我對北京的香腸沒有甚麼信心。)是Z的早餐 ^_^


Z說這個書節的書都是平日賣不出的貴價正版倉底貨,現在大特賣了,所以吸引了很多人來買。有些書商把一盒盒的書堆在一起砌成了像一堵書牆似的,遠看時還以為是公仔麵和啤酒呢 ^_^。

我們都對新書沒有興趣,只在一個舊書攤買舊書,A想要的是一本筆記簿,我則選了二本舊的硬皮袖珍彩色地圖冊。賣家一眼便認出我們是遊客,那些我們想買的書都叫價很貴,Z幫我們講價很久才減了小小。A有點不愉快,覺得賣家坐地起價很討厭,我卻因為很喜歡那二本舊地圖冊,唯有硬著頭皮等Z講價。

至於其他的書攤我們都沒有仔細地看,只當作在逛公園,在公園草地上的一角,發現了還未完全溶化的雪堆,A說:可以早點來看到下雪就好了。


下午三點左右我們不餓沒有吃中午餐便去了草場地的三影堂,沿路很荒蕪,不是工地便是荒廢了的房屋,路上塵土飛揚,不得不戴上口罩。一步進三影堂,便令人感到駕訝,以灰色磚建成的幾棟主樓設計純樸,不但和四周的環境配合,亦富有現代感,完全是國際級的水平,香港有像這樣的museum 便好了。

黃昏時份,我們在三影堂買了一本很美的相集後離開。太陽這時變成橙黃色慢慢掉到馬路旁的樹梢上,我們在那裡上了的士,Z帶我們去吃一家叫「玲瓏小鎮」的杭州菜。

這尾魚是該店的名菜之一,魚肉炸過後再用葱包著蒸,味道雖然不錯,但魚肉夾起來時散開,放入口時覺得霉霉爛爛的我不喜歡,而A則覺得這條魚太多骨了。另外點了的餃子、東坡肉和甜品也很美味,只是我們時間不夠,怱忽吃完要趕飛機。

我們七時多趕往機場,由於怕堵車於是坐地鐵,但是轉車、等車的時間頗費時,我們在八點二十分才到機場時,港龍的櫃台已關,服務員亦堅持不讓我們通過,Z和他們理論多時也沒用。一男一女的港龍服務員一副不會幫忙的樣子,態度很高傲地在電腦前幫我們查一查說:「你們太遲了,飛機不等人,明早還有機位,你們明早重新買票吧。」便離了。

A的喉嚨開始痛,她覺得是哽骨了,而我因為感冒沒精神,我們都呆呆的忘了當時該問清楚是否可以補錢轉明早的飛機。事後朋友說是一定可以補錢轉下一班的,但是當時我們實在很無助,港龍的員工都下班了,我們無法查到可否加錢轉機,A和Z問機場的服務生借用休息室中的電腦在上網查最平的機票。

我買了感冒藥,吃後呆呆的,覺得自己完全幫不上忙。

查到了最平的機票後,電話內的訂票員說十一點前必定要訂。我們打算問清楚港龍是否可以加錢轉票,我提議打到香港的emergency call 問,打通了但那邊的人亦說無法得知機票的資料,所以我們只好放棄轉機票了。在十點半左右回電話想book 網上的機票時,那邊的服務生說不能book 了,原來必須在十時以book,十一時前會出機票,Z很火大,說剛才他們明明說十一時前回電話book 的...

最後我們唯有在機場櫃台買回港的單程機票,因為我必須星期一回公司工作,所以我最遲一定要明早離開,A本來想等第二天在網上買機票,但Z堅持A也必須和我一起走,若因為嫌機票貴他補給我們,但A覺得不是錢的問題,只是覺得不值得。Z怕明天A亦同樣買不到平價機票,堅持我們應一起立刻買明早的機票離開。結果我們買了南方航空二千五百多元的單程票,這和我們三日二夜的港龍機票連酒店package 的價錢差不多,真的好貴啊...T_T...


Z陪我們直至尾班地鐵的時間才離開,他本來要我們坐車到酒店睡,但我們都堅持留在機場過夜,不想再走動。我們二個病人就這樣在機場的椅上睡了一晚,A的喉嚨仍舊痛,之前吞了一個整個包也沒有用,而且其實並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哽骨。而我吃了感冒藥後很累,亦很口渴,想買多一支樽庄水時所有店都關門了,只有Starbucks 裡的20元一隻礦泉水可買,但我手上快將喝完的蒸餾水才1.2元,在沒有選擇下我買了一支20元的。我吃了藥後睡著了,半夜醒來想喝水才記得水樽在A的袋裡,我不好意思拍醒她,結果我因為口乾整晚也睡得不好。


差不多六時左右起來再叫醒A拿水吃藥,然後我去了剛開門的便利店多買幾支水。我吃的是在機場內買到的一種強力感冒藥,只要我不停喝水便不會流鼻涕,雖然有點累,但看不出很病,使我順利過關。

在飛機上,A和我的話很小,因為A感到整個旅程都被「上不到回程的飛機」搞壞了,而我則因為感冒,不是睡便是到機尾向服務員要水,喝水的次數多得服務生想把整支1L的水送給我,我後來帶了細小的膠樽取水省卻每次用一個膠杯那樣浪費。差不多下機時我感到身體很熱,問A我是否發了,A摩一摩我額頭說沒有事,我問她喉嚨是否很痛,她說差不多,仍舊是痛。

幸好下機後我順利入境了,在機上不停地喝水令我精神多了,A和我順利到了中環,她立刻去看醫生,我便直接上班。整天沒洗過澡的我已什麼都不理,在公司內不停地做做做,期望快點回家。

這算是我到目前為止最倒霉的旅行了。

ps. 這天放工後回家,洗過暖水澡後,感覺很清爽 ^_^ 回家,真好。

(倒霉北京行完)

2 comments:

Bakeling said...

如果没有生病,这段旅程应该是很好玩的 !

Eric Spanner said...

又令我記起某次錯過o左班機o既事。

o個次張飛係梗班,補錢都唔可以轉班次,結果就即場買一張單程,成個trip使費就咁乘二!

所以,搭飛機真係要預早,唔係學人跪地都唔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