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2 November 2010

兩日沖一次涼

↑「加拿大毛」已有一個月沒有清理,長長的。星期日早上周刊記者來我家做訪問,我在刷牙後跳進浴室裡用脫毛膏清理掉它們,確保萬一要拍照時它們不會上鏡 XD
所謂懶得就懶,腳毛就仍然留著,我的腳毛比腋毛幼細得多,遠望是不太明顯的,雖然也相當長了,總之不要穿白絲襪便行:P

十一月初的二個多星期裡,我搞了二次「星期五音樂分享課」,積極準備十二月份的相展及即將出版的攝影作品集,然後盡量抽空參加其他朋友搞的活動。本來以為晚上可以寫日記,但是近來晚上經常要留在公司OT,算一算已經有一個星期多沒有寫過日記了,感覺是太多事情積聚在體內,快要負荷不了。

除了沒有寫日記,為了休息,連洗澡的次數也減半。每天的事務堆在一起,晚上回到家裡很累,常常倒在床上便睡著了,沒有洗澡刷牙,第二天朝早起來後又趕著出門,結果是該晚回來後才洗澡。幸好天氣清涼乾爽,日間沒有出汗,我的皮膚是超級乾躁的類型,一整年都要使用浴油洗澡,就算用了皂液,也必須再在洗完後抹上薄薄的浴油或是潤膚乳。所以二天才洗澡一次基本上沒有問題,皮膚不但沒有那麼乾,頭髮亦不會「笠」。(本來是因為懶惰才二天洗澡一次,結果反而沒有害處:P)

今天總算完成了二項大工作,暫時可以抖抖氣,以迎接最忙的十二月。

現在由瘋狂的上星期開始記錄。

上星期二晚上下班後趕往expo看《清明上河圖》,因為和幾個朋友很久不見了,難得可以在參觀後一起吃飯,於是邊吃邊談,到晚上十二點多才回家,不過前一天參加了「土地呼吸.馬屎埔音樂會」後未休息足夠,這晚感覺更疲累。

上星期三下午拿菲林到曬相公司放相,晚上很早回家,飯後打算在床上小休,誰知就這樣睡到第二朝早上。

上星期四早上再把其餘展覽要用的菲林交齊給曬相公司才趕往上班,中午打電話處理展覽postcard的事宜,因為印廠老闆說訂不到料令我很擔心。晚上OT至十一時,忘記吃飯,沖沖買了一個麵包一邊吃一邊往曬相店,沖曬六百張黑白相片,曬相店老闆說第二天可以取相。

上星期五早上看醫生後趕往深水(土步)買釘書用的材料,不過因為時間不夠,買不齊用品,下午趕回公司上班,晚上又趕往ACO參加「星期五音樂分享課」第二課:布魯克納:第五交響曲 Anton Bruckner: Symphony No. 5 in B-flat major。課堂末段我偷偷溜了出去,在書店的後梯間接受 W 訪問。訪問了一半時這天的課堂順利完結了,我回到書店裡,多謝了Hecktor老師講了二次音樂分享課,而 H 及 K 更買了畫作,作為支持我的畫展,真的很感謝他們。不過到這個星期為止,本來打算補造的「星期五立樂課」畫展書本未造好,當然連同打算補畫的兩張大畫也告吹了,看來要辦第二次畫展時才有機會完成了(可能明天有機會再辦^_^)。

十二時離開書店後往柴灣印廠取相展的宣傳白咭,途經筲簊灣時忍不住買了臘腸糯米飯,因為很餓,在路邊大口大口地把一整盒吃完很真滿足,於是把手上已買的炒烏冬送給印廠老闆吃(他也還沒有吃飯)。到了印廠,老闆教我學用閘紙機,我學著把相片飛邊,然後乖乖把印好的白咭拿走,回家時,已凌晨三點。

第二朝早上八時十五分貨實司機早到了,我立刻起來刷牙,把要展出的相片執出來,mark好指示後,讓他搬到車上送到柴灣的鑲框師博處進進鑲嵌相片之用。本來我想回房再睡一會,但回頭一看家裡亂七八糟的,實在忍不住要執拾一下。時間不經不覺已經接近十時半,必須換衫出門到火炭上case book binding 課

十一時半買了支竹豆卜排骨飯,剛好趕及上課的時間,在課堂開始前吃了一半,另一半留著到第一個break時再吃。課當是一整天的,我們四個同學一起,差不多到晚上七時才完成整本case book binding。我本來買了七時半的希治閣電影戲票,但一定趕不及去看了。下課後去了旺角買戒刀、戒版、閘紙機等的美工用具。十時在標記吃了一個很重味的豉油王炒麵和很咸的味菜苦瓜湯後回家。本來我想早點睡,但是本來已很凌亂的家在早上輕輕執拾後更亂了,因為把東西都攤開了來執拾,結果東西放得到處也是,實在是太可怕,我雖然已經很累,但仍執拾到半夜三時才睡。

昨天早上 W 和 L 準時十一時到來,廷續星期五未完的訪問,我立刻跳山床去,疏洗完後,就以一頭濕淋淋的亂髮一邊拍照一邊做訪問。訪問的時間其實算長,我帶他們去吃飯後又在附近的濕地走走,剛巧看到路過的牛群,其中有二隻很壯建的大黑牛在打鬥,旁邊的一頭母牛和牛仔在斜草坡上走來走去找路下坡,牛仔的一隻腳有點破,我看牠一拐一拐地走著很想幫它。
我:你看牠很可愛,但一拐一拐地走很可憐呢,你看要不要找醫生幫牠看看。
W:看牠的腳沒有傷口和血,應該沒有大礙,可能很快會好起來。
我:但牠一拐一拐地走呢,很想抱他下來,幫牠快點下坡。
W:一好呢,應該由牠在大自然裡自然地康復,牠應該沒事的,在觀察一下再算吧。
我:也是的,那好吧。

W 和 L 離開後,我繼續未完的家居執拾,抽掉了很多書本,集在一起打算轉贈別人,因為實在不夠位置再儲過多的書了。


昨晚出席了「香港獨立電影節 Hong Kong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在藍》/《那年春夏之後》放映會。(這裡的記錄我移往新post了,因為補充《那年春夏之後》的文字,所以分開了放出來,讓文章清晰易讀一點。)看戲後去了「吃牛奶公司」然後便回家工作,完成工作時,已經是凌晨四點了,好累啊 @_@

最後例出還沒有寫的日記,以便/希望補回 ^_^

1.北京之旅
2.「星共期五音樂課」畫展的第一課及第二課review(音樂課副產品)
3.十一月第一個星期六、日參加了朋友的婚宴(一堵巨大的牆)
4.十一月第一個日、第二個星期六學button hole binding(專心一致還是不小心)
5.十一月十四日馬屎埔音樂會的小食部義工(作為義工)
6.還有很多想寫的東西:曬相店老闆的二胡、拾哥茶檔……

↑貓B你不要偷懶,快點幫忙寫日記。

2 comments:

CC said...

hello 小丁

我都係用菲林影相, 所以見到你講會拎相去曬, 想問下你去開個間係沖完菲林用scanner scan? 定係舊式個d沖落相紙既??

CC字

小丁 siuding said...

唔好意思, 咁遲先覆, 多數我係羅去SCAN 菲林, 有D係晒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