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November 2010

《那年 春夏之後》《在藍》


以下是把昨天的日記「兩日沖一次涼 」最後的一個部份抽了出來放做一個新post,讓文章清晰易讀一點。

星期日晚出席了「香港獨立電影節 Hong Kong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在藍》/《那年春夏之後》放映會。影片比想像中好看得多,絕對不比一般的商業電影差,我二部片子都喜歡,尤其喜歡《在藍》影片裡的空鏡,非常「女孩子」mood。

接著的《那年 春夏之後》卻以男生為主,講今年的社會運動,有很多擠擁和嘈吵的場面與《在藍》形成一個對比。在放映會後的分享會裡,我說:我覺得這二部片子同時放映,先看完《在藍》後看《那年 春夏之後》,令我產生一個錯覺,以為《那年 春夏之後》的紀錄片式訪問像演戲。

在討論會上,有人問單單只集中訪問 FM101 的幾個人會不會不太少,或者不能反映事件本身的其他層面的見解,因為他們都是同一個組織的人,意向及見解都非常相似。導演盧鎮業說,他是故意的,而且是想集中去講關於以「直接行動」和以肢體進行抗爭的人,因為他們很多時都被傳媒塑造成另一個臉孔,大眾對他們的認知只透過傳媒報道,所以他希望自己可以拍攝他們,讓大眾在傳媒以外有另一個認識他們的機會。

監製許雅舒覺得紀錄《那年 春夏之後》沒可能是全面的,而且偏面是有必要的,拍攝紀錄不是要完全地「反映現實」,更重的是表現拍攝者的個人立場和意見。

我覺得只紀錄同一個組織的幾個人,表面上他們是同聲同氣,但看過他們的訪問後,會發現他們的見意和說法都不盡相同,從而反映到在同一個事件裡的參與者也有不同的理由去行動,而不是被傳媒籠統地形容為「激進社運份子」那麼簡單。

《在藍》的片子以曾翠珊導演為主角,當中紀錄了很多她拍的電影《大藍湖》的拍攝過程。我記得我是在唸書時認識她的,她是朋友的朋友,我們不同班(她好像高我一班),沒有說上多少句話。印象中,那時她沒有現在那麼酷,是個很斯文瘦削的女孩子,不過她絕不是柔弱的類形,而是皮膚稍黑的,經常穿牛仔褲和戴薄頸巾的小個子女生。畢業後我們在有些場合也諆過面,不過亦只有打個招呼已矣,想不到這次見到她時,她己經變成了很酷的導演了。在影片裡,她時常把「我很肥」掛在咀邊,可能觀眾會覺得她很煩,但若果你曾經見過她很瘦時的樣子,相對起來,現的她是有點胖了 ^_^ 說真的,我是覺得她現在那麼酷,還管她是瘦一點或是肥一點呢。

《在藍》是許雅舒的「New Age」系列裡的第一集,以我為主的part II還未拍攝完畢,我相當很期待part II出爐。在戲院裡看過這麼多影片,這是第二次看到自已在影片中出現,感覺看的是別人而不是自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