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April 2011

毛毛瘀死屍


上月在郊外進行了二次拍攝,下半身(肚皮附近也被咬了,二粒細細點就是「蚊爛」)和腳被蚊子咬得很慘。郊外的蚊子又特別毒,被咬的位置痕癢得要命,害得我要去看醫生。經過了一個月才好起來,但卻留下了很多蚊子咬過的「蚊爛」,這陣子外出時經常要穿長裙或legging遮著它們,實在很醜怪呢。

復活節期間去踏單車,車子回程衝過馬路時我趕不及轉彎,結果大肶被欄杆夾瘀了,那個位置是「笑穴」,捽瘀時我又笑又痛,於是都沒有用力捽太久,現在還是紫黑的二大塊,拍照後和下體的陰毛很相像,好像腳生毛了 XD

星期一晚去了「明和電機」演奏會後,再去按摩,按摩師說我的手臂拉傷得頗嚴重,說可能因為我年初跌傷時拉傷了筋,內傷要完全復完需要半年至年多的時間。我想可能為近來休息不夠,加上踏單時用力不對,又再拉傷了手筋。本來按摩師想替我「拔罐」的,但當時已經很晚,時間不夠,於是只用了「走罐」。

「走罐」是先把玻璃罐燒熱,然後把它吸著背部穴位,代替手遊走於穴位之間,可以吸走濕氣,比單單用手按摩更好。熱罐吸在我的背部「雞翼位」,再上下展過背部脊椎二旁,背部的皮肉像被很多波子搾著,感覺不是痛那麼簡單,是那種被搾著皮肉的絞痛,我想酷刑大概就像這樣@_@。

隨著罐上下遊走幾次,絞痛漸漸消失,皮肉變得順滑了,也不太痛。按摩師說怕我忍不到痛,只「走罐」了一會便停下來。
我說:現在不痛了,背部像鬆了一口氣。
按摩師:那當然啦,濕氣都被吸走了,應該舒適多了。你今晚回去後不要洗澡,要過八小時後可以洗澡,不然會吸進濕氣
我:哦,我過幾天是不是要再來按摩。
按摩師:最好啦,今晚時間不夠,而且一欸過按你身體也受不了。要休息幾天才能才按。
我:過幾天我可不可以做運動?上次按摩後我做了運動,身上的瘀傷好和按摩後的紅印也退得很快。游水還是跑步好些?
按摩師:跑步可以,但游水最好。

回家後背部到腰間脊椎二旁的位置全紅了,發出微熱,若不小心碰到,仍然會痛。同時身體的熱力像被按摩燃點了,這二天也要喝很多水才能解渴。

這二天又正值是月經來臨的日子,我一連兩晚睡得像死屍。

4 comments:

sleep sleep sleep said...

傷痕纍纍...睇到都覺得痛

Cross said...

嘩 - -
厲害
不過我發現你拍照可以多一路風格
多看些SM有關參考吧

Zhuxiu said...

Oooh, those bruises look so painful! Please be more careful.

小丁 siuding said...

沒事啦, 我都想快點好起來^O^
要加緊運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