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May 2011

把珍惜扔掉


假期很快就過去了,悠閒的時間過得特別快。

星期六很早很早起床去了游泳,下午去上 K 的課,晚上約了 J 吃飯,然後和A、C 和 S 見面。就這樣無無聊聊地在cafe 玩波子棋和「鋤大o的」過了一個晚上,後來才記起錯過了龔老師的演出 :P

星期日本來打算去 HKART11 不過後來因為懶出門,又從 A 和 C 那裡聽說了沒有甚麼真正值得看:「其實不去也沒有甚麼損失。」結果我就整天呆在家裡了。

在書架前執拾書本,把一套《交響情人夢》拿出來,已經沒有像之前那麼喜歡了,打算送給人便算。近日留在身邊的書本,多是相集或圖文書,也新添進了不少英文書,不過都看得很慢,想空出位置給它們,唯有放棄某些書籍,但一本本拿出來左思右想才把它放進捐贈書籍的袋子中,遠不如放棄一整套漫畫來得「有效」。

新買入的本書,喜歡得不得了呢,是給小朋友的詩歌 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內容全部以貓為主,很適合我呢。

↓愛貓的人也會喜歡它的。我買的版本不是這本,但我喜歡它的插畫,所以也訂購了。

我的傻瓜相機壞了,近來用回放下了一段時間的 Polaroid 180 相機。依舊用 Fuji Film,家中還有幾盒 Polaroid 的原裝菲林不捨得用,想留待重要的時刻才開封。

往年的這個時間還考慮要不要花幾千元購買當時還有小量供應的 Polaroid 菲林,一想就幾月月,結果還是覺得太貴而沒有買,不過現在都 sold out 了,有錢也買不到,後悔也沒有用了。


星期日在家裡執拾了 2007-2011 年間拍的即影即有片,發現 2009 年裡拍的 Fuji mini 相片多得恐怖,應該過了一千張,還未計算我扔掉的。

以前常常覺得一張即影即有相片很珍貴,要珍惜,即使是全白或全黑的都保留下來。昨天我對著自已擁有那麼多的相片,忽然覺得那些影得不好的都很礙眼,而那些全黑或全白的相片儲在書架上,翻開時更覺得全沒意義,於是我把它們全數仍進了垃圾桶。

其實這些黑、白片本來想留作寫信給別人或作為手作書的材料的,但想了想還是改變主意:如其送一張白/黑片給別人,那倒不如拍一張新的相片送給別人,或者在作書時加入新相,那不是更好嗎?

回看自己的相片,內容大都是生活片段,依時間順序看,我的樣子老了,而在拍攝技巧上也明顯進步了,有些以前以為「好有o野」的空鏡或風景相片,現在覺得它們全都不行,是垃圾;有些甚至回想不起為甚麼而拍的,自己暗暗笑了:「真係唔知你(自已)做乜!」

最後能夠留下來的,主要都是朋友、貓貓、一些活動或旅行相片,那些不知名的街景,甚麼「夜裡街道旁燈下的花」,全都扔掉了。

 ↓現在不拍「夜裡街道旁燈下的花」,卻變成「日間家裡的花」
(又名「把你的家立刻變整齊的方法」)XD
似乎我沒有多少進步吧 :P


J:我現在花很多時間拍照,有時是整個星期六、日也在街上拍照,拍到好照片是艱難的,有時候一個周末裡也拍不到多少張。之前有人邀請過我搞展覽,但我拒絕了,我不想相片被封在相框裡變成「藝術品」,那些相片其實是屬於大家的,你喜歡便拿去,所以我留在 Flickr 裡的相片就由它們放著,而我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把電腦內的全部相片刪除。
我:為甚麼?
J:不為甚麼,就像你會扔掉舊畫一樣,我扔掉舊相片,再拍新的。

其實不知道是否受了  J  的影響才會把一部份舊相片扔掉,但我明白很多時候我去保留一些東西時,不是因為很喜歡它們,而是怕扔掉後會後悔罷了。

而我的舊畫呢,中學時我把一批我很喜歡的畫送給了父親,但後來全數遺失了,最初我覺得很不開心,不過很快心情便平伏下來,其實很多自以為很珍惜的東西,到失去時才發現它們並不重要。

 ↓不過這隻「BB洗衣機 」就不會扔掉,因為它對我超級重要。^_^

6 comments:

iris said...

great!! where did you get "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

sleep, dream said...

讀了這篇感到很感觸,但想了很久也想不到要寫甚麼。
「把珍惜扔掉」這標題真是很貼切,我想這種感覺許多人也曾經有過。我自己也曾經喜歡收藏東西,覺得自己會一直珍惜他們,但時間過去,這些東西都變得不太重要,或許應該說是只剩下少部分是「真的」重要。這些少部分、剩下的,每當我再次看見,就成為了追憶的線索,讓我隱約記起片段的回憶。就是這些時候,我體會到這些線索的意義,不在於其本身。
我是一個沒有記性的人,常常把往事的時空變得混亂,而相片似乎成了給自己留下最好的線索,而且我拍的不多,所以現在也盡量保留我的polaroid和negative。

小丁 siuding said...

iris,
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 aco 幫我在網上訂購了

小丁 siuding said...

sleep,

我相信相片對於每個人的意義, 是隨著時間而改變的. 也許應該說我們常常改變對事物的看法, 而不是物件本身的意義改變了.

你和大森的情格也許很相像, 但他從不會收藏相片, 也懶去理拍到的東西.

我覺得你們這類溫柔的人,表面上很善忘, 但你們珍惜的東西往往很抽象(像是兩個人坐在一起的悠閒時間; 抽一口煙的空檔; 某人出現時表現出的溫柔), 也是用情較深的人.

我相信一個人的作品反映他的個人修養和內涵, 作品內在的情感是騙不了人的. 所以我喜歡你的相片, 也喜歡他的歌.

sleep, dream said...

或許你是說對了,上星期與朋友說起幾年前的往事,有關的人物和內容我都忘記了,唯獨記得那房間裡面的一些小細節,而朋友卻忘了這些。

sleep, dream said...

如果有一處地方可以放置自己的Polaroid給其他人隨意參觀也是不錯
像這裡: http://www.flickr.com/photos/depressiverealism/sets/7215760554340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