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December 2011

根源

小時候覺得這個世界很簡單,做一件事就是一件事,人越大越覺得事情不是這樣。

我們往往為一些簡單的願望而包受折磨,我不明白折磨別人是不是很好玩。但我看不到除了浪費時間之外,還有甚麼好處。如果不是還有心願未償,也懶得應付你,我可以潚洒地說聲:我不幹了~ 但,sorry,這次,這次我不會輕易中計。


最後送上了 World's End Girlfriend 的一首歌 worlds end girlfriend we are the massacre

希望明天一切暑殺中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