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April 2012

陳耀成的電影與莫昭如的故事



陳耀成的電影有讓我回到預科時代的感覺,那時最喜歡一個人(有時也會約 Y 一起去)到藝術中心看戲,之後常常帶著歡喜回家,都不記得何英勇《異石小傳》、崔允信《背叛》、矢崎仁司《三月的獅子》等等的故事是怎樣的了。讀書時多多少少是為了讓自己更「特別」才去看「另類」電影,現在想來,那是相當難得的機會,因為有些冷門的影片,主流電影院不會放,就算是各大大小小影展亦難以包括它們,有些可能等個十年也不會放映一次。(好不好看當然是各花入各眼啦)

在這裡特別推介大家去看陳耀成的電影,前天我看了《吳仲賢的故事》和《康有為二三事》(今天我會看《大同:康有為在瑞典》,明天希望多買幾齣他的戲),入場的人數不多,可能只有六成左右,有興趣的朋友快點去買票吧,不要錯過這麼難得的好戲。

《吳仲賢的故事》是陳耀成的電影合併莫昭如的故事,這兩個講故佬「你出豉油我出碟」拍出了70年代的熱血青年,「唔知我阿媽識唔識吳仲賢呢?」下次見她時問問她。(影片中還可以看到到吳宇森在首部作品中全裸!!)

《吳仲賢的故事》放映後同場加映《康有為二三事》,由香港出發,再觀照中國近代史。我眼界大開:吳仲賢對香港70年代社會運動的努力與損耗;康有為對新中國的理想與改革失敗。導演並沒有神化歴史人物,影片透過不同的資料和訪問印証他們的故事。雖然我A﹣level的中國歴史科不合格,但我相信歴史從來都不是客觀的,歴史應該由更多「個人」去撰寫,每個人也講不同的故事,讓事件更立體。影片最吸引我的,是導演把為有康這個人呈現出來,他的心情、理想、生活、向往,同時「同情」他在辛亥革命後仍搞帝制復僻,成為千古罪人。導演並非要為康有為平反,而是為大家開拓一個新的角度去了解這段歴史。

從來我很怕在看電影時哭,即使很感動很感動我也會止著淚水,就算在黑暗中也不想別人看見我哭。但最近一次卻忍不住掉眼淚,C 說:不喜歡電影把某些人神化了。我說:如果導演是真心相信的話,我願意跟隨。這時腦袋忽然浮現一幕又一幕電影裡的人和事,眼淚不受控制地從眼角一顆顆掉下。

這天放影後導演和莫昭如與觀眾進行分享,很多對話都讓人深思。(希望我沒寫錯以下的對話)阿珏問莫昭如:我看著吳仲賢這個人半生為社會運動努力無奈再努力再失望,你是如何看待這種「內耗」?
莫昭如說:我想那不是一個社運人士的問題,而是一個人如何面對生活、生存的問題。而我便是透過藝術去化解這些內耗,例如舉辦多些工作坊或演出,都是很好的方法。 回想起前一天幾萬人歡呼的「達明一派」演唱會,如果達明一派是為大眾而演的話,那麼這裡只有一百人不足的放映影會就可能是為了創作人而「服務」的吧。《康有為二三事》裡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康有為寫《大同》的時候,絕對沒有想到毛澤東會以這本書作為「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的「生活藍本」。

只要有一個觀眾也值得做下去,個人的力量不可少看,這是對所有創作人最大的鼓勵。

莫昭如又分享了一個故事。他有一個朋友,後來成為了「講故佬」,這個講故佬講了一個故事。話說從前年青的莫昭如向未成為講故佬的講故佬說:「革命,明天就出現。」講故佬聽了後很開心,回家既緊張又刺激得睡不著,坐在露台上等「革命」出現,但是,第二天「革命」沒有來。莫昭如聽完講故佬的故事,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又不知如何回應。但近來他終於想到了答案,例如茉莉花革命,例如六四事件,革命往往是隨時、或明天便會出現。你不相信?但是我們中國的領導是堅信的,他們封鎖網絡、禁止人民散播真相,因為他們比任何人都更相信「革命,明天就出現!」(聽完請為莫昭如鼓掌吧 ^_^)

自從上星期五我有份主持的數碼電台節目《八十後今晚起義》發生了事情,今個星期五將是《八十後今晚起義》節目最後一集,我暫時亦不會再在該電台出現,本來我有點不開心,但看了陳耀成的電影,再聽了莫昭如的故事,我想我不太合適做一個有太多政論的節目,我還是喜歡原來的《怪雞俱樂部》。電影、故事(即使是帶有政治訊息的)賞心悅目又很容易打動我,我寧願慢慢看一個人把故事說完才慢慢細想,繼而行動,為一句半句說話而爭論不休的很不適合我,覺得沒有益處,還不如聽講故老講一個故事更讓人窩心。

陳耀成的電影回顧:

吳仲賢的故事(同場放映:康有為二三事)
日期及時間: 24/04 7:30pm
同場放映:康有為二三事

靈琴新韻
日期及時間: 25/04 7:30pm

大同:康有為在瑞典(同場放映:康有為二三事)
日期及時間: 26/04 7:30pm

北征
日期及時間: 28/04 2:30pm

浮世戀曲
日期及時間: 29/04 2:30pm

錯愛
日期及時間: 29/04 5:30pm

紫荊
日期及時間: 29/04 7:30p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