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July 2013

想像我們的城市

朋友問我為甚麼近來常常旅行,與其飛來飛去,不如索性離開香港。雖然我一直把「還是香港最好。」掛在口邊,但我不得不承認我在這裡漸漸失去想像力,一有事情發生最終還是歸疚於地產霸權,而大家亦乖乖的說「都是這樣子吧。」社會運動不斷,不是講保育生態環境,禁止政府商人胡亂興建,就是要保留農地,提倡有機耕作,或是對貧富懸殊的關注等等數之不盡的議題。

即使我們漠視那些社會議題,把眼光收窄在日常生活裡,我們的城市只能有「甚麼都不能做」的公園,在街道上寫生會被附近的財團保安趕走,我們除了行商場購物看電影參加文娛活動以外還能做甚麼?重點是所有活動都被框在一個充滿規條的空間內,在哪裡你只能淮許去做甚麼。假若你不遵守那些不知從何而來的規則,少有人先質疑規則的合理性,反是先責備你犯規。



縱使歐洲人不見得比香港人更快樂,但在巴黎假若你沒有錢你可以天天到公園坐,在草地找個位置躺下來睡覺。往年歐債危機爆發的日子,在巴黎街上露宿的人多起來。半夜裡 F 和我吃飯後我問他,法國警察會不會像香港警察那樣趕走露宿者?他說不會。我親眼看見即使在名店旁邊也有堆滿垃圾的露宿者大白天在那裡安睡,而你可以隨街看見那些流浪的喜皮士帶著狗到處去。

但我不認為巴黎或柏林比香港優越,城市內那些隱而不見的問題不是我這個短短逗留數月的旅客可以全盤了解。只是為自已缺乏想像力、缺乏打破規條的勇氣而失望。在外地我常常對外國朋友說「I proud to be a Hongkongese.」「Hong Kong is my favouriate city.」,我要參與建設這城市,期待較長的旅行能讓我在異地有不同的思考,重拾對我城的想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