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October 2014

喺香港 陳偉江新書發佈會

今個星期五 this friday, Time Square


做一個自由自在的人是多麼困難。

陳生先說:很多時候人的願望是如此卑微。

人長大了,看清不同的社會機制是如何運作,藝術家(也和普通人一樣)為了生活/生存,要不你打另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空餘時創作;要不你申請各種資助或計劃;要不你把作品變為一條生產線,每段日子定時定量嘔出來。生活離不開人際和政治,在每個機制或人群裡,自有你要「順從」的「埋堆」規則。假如你剛好埋了個堆,假如你天才橫溢撈得兼名成利就,假如你不仇銀根,你也未必可以實牙實齒說你真正是自由自在地創作。

沒有說要拋開塵世,但想清想楚,甚麼計劃甚麼人事甚麼政治甚麼機制行先行後,要埴幾多份 form,都無阻藝術本質的簡單:奏一首音樂,跳一段舞,種一袋米,寫一首詩,畫一張畫,拍一張相片,拍一段影片,生一個小朋友,______(you name it 更多可能由你填上),那管有誰沒誰在看,你堅持地走下去,不論場地,不論時勢,不論回响。「好想藝術就係咁簡單」,假如你真的想,根本沒有借口不行動。

王文興得獎後說:以前全台灣只有十個人看我的小說,經過了二十五年時間,一年一年累積下來,現在已經有四五十人,是積小成多了。

願叫好不叫座的美好事物,永遠有人能堅持地發佈下去。願美好永遠與我們同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