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day, 17 April 2015

夢 dream 20150417


我們合力把一堵牆畫上你旅行的故事。頂端先有四張連環色彩狂舞的插畫,像黃永玉的人物畫,畫中附上線條粗大的綠色圖說。牆的中央是一片淡水彩故事地圖,指示你旅行穿越的地方,附上細小的黑色說明,描述你旅行中遇到的人和事。這些人物細如桑貝筆下的漫畫人物,他們渺小單薄,散佈於城市和大樹之間。這中央部份的牆畫,遠看時像一個大棋盤,城市與市城之間構成一格格四方城,看似可供人以棋子蛇行其中。

牆畫左右的兩堵牆向內移三十度,三堵牆形成一個「丿一㇏」的圖形屏風。左右二堵牆掛了二張綠白條子的魔術簾子,它的多少、大小和長短自由變更,有時是幾張簾子拼在一起,有時是剪得破爛的布條,有時化作大大小小不同布碎貼滿一牆,有時又以皺摺平均的斯文姿態直垂下來。

連在一起排成「丿一㇏」的三堵牆前的空間,是一個的客廳,中央有一張深啡色舊皮沙發,沙發左右襯上洋氣的古老木椅子和小抽屜。每張木椅子的坐墊和背墊顏色都不同:橄欖綠、暗粉紅、橘子色等。沙發前放了一張深啡色大茶几。這裡的所有傢俱都因為年代久遠而腿色,它們的身上像以淡紅茶淺滿一身,加上室內安插在它們其中的橙黃地燈、坐枱燈和雕花吊燈,營造一室昏昏黃黃的氣氛。

人客愛在這沒日沒夜的一片昏黃中要一杯咖啡或酒,展開沒頭沒尾的閑談。不過機乎沒有人留意你的畫作,它像青年旅社的花綠塗鴉佈景,以突顯其前衞與新奇的風格,畫中內容無人問津,大家只想在這裡交際,以表示自己是一個與別不同的青年。大多數人又以「在路上」的心態為榮,實際心中空無一物,借遠走他方的出遊刺激身心,他們假設就算不能藉此了解自己的人生目標,也至少能享樂無窮,不往少年輕狂。一些上年紀的客人以羨慕的目光看著眼前火熱青春的少男少女,暗暗感嘆青春不再時又彷似回到少年時代。

這旅館車水馬龍,沒有晝夜。

你盯著牆上的畫,拉著我後退後退後退。我們後退到黑暗中,發現這是客廳處於空無一物的黑暗中,四周沒有邊際,客廳轉換不定的人和交談聲看似一台戲。這時你發現三堵牆的另一邊長出新的一堵白牆,你皺起眉頭。我問:你要再畫點甚麼把這牆也填滿呢?你把目光移向我,靜靜地注視著我的眼睛。我的瞳孔把你吸入,我變成了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