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April 2015

夢 dream 20150418


我睡睡睡睡睡睡。媽的,誰在外邊窸窸窣窣的沒完沒了在聊天。我爬起床,看看床頭的鬧鐘,什麼!這麼晚了,我約了她下午四點啊!來不及洗澡了,先換衣服出門吧。我還未穿任何衣服,一打開房門,眼前所有的事物都在一種粗糙的木刻版畫黑色線條中動起來。客廳的飯桌上有一個打開了腦袋的頭臚,長長短短的故事在濕潤的腦腸子裡燉著燉著霧了煙,熟爛了的故事一溜溜化作寶藍的海水從口裡鼻裡耳道裡溢出來,像洪水,流滿一桌溢到地上。

客廳快被浸滿了,我變小了,隨手拉著一把飄浮過來的老滕椅。我爬到椅子上坐下來,椅子在海水上蕩漾著,感覺像坐在船上漫無目的的向前平穩航行。我檢查身上的衣服仍然是乾爽的,太好了,我最怕沾濕身體任何一部份。椅子向前游呀游,藍天白雲,天氣不錯,我在一片汪洋上,風景在視野內倒流:漏在水中的黑色樹木和黃色房子,橙啡色的阿森一族家裡養的狗「聖誕老人」和魚兒也在水中游過,很好玩啊,我應該把貓貓帶來。

噢,我急小便,還是起來吧。不要,我不要起來,我想知道之後發生甚麼事,繼續繼續。

我拿起不知從那來的鹵水雞髀和童星點心麵便吃起來,那邊的黃色屋頂上有人向我招手。游靠近一點時他卻不見了,我爬上屋頂找他……很急很急,我東張西望要找厠所,算了吧,你還是起床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