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April 2015

夢 dream 20150423


夢。我一個人漫步在虛無飄渺間,看不清觸不到自己的身體,在一層很濃俗的灰塵間,沙在空中滾滾流動並吹過我如透明般的軀體。沙告訴我,所人有已經把我忘記了。我的眼睛靜靜地躺淚,因為沙,因為虛無。
然後然後,我的肉身在辦公室入口間,冷熱空氣的交滙點。我打了個噴嚏,前面一個西裝友走近,禿頭出版社上司的臉。他望著我露出比我還錯愕的表情,我來不及送出一個客氣的回應,低頭步入我的位置。一進去才知道這是餐廳,我點了雞肉咖喱飯配檸檬汁雞塊和熱茶。拿著餐盤坐在大木桌上的一角,那人那人,邁克。我驚喜萬分,卻不敢打擾他和朋友見面。終於找到機會上前和他寒喧數句。幸運,這是幸運。他們沒有忘記我沒有忘記他們。
於是,在地鐵站內,我想像那我是如何變成透明的消失的?微瘋把我叫停,她一身藍色,問我:你還好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