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day, 26 February 2016

貓BB(衰妹),我後悔的


為貓BB(衰妹),我後悔的。

她病前沒有好好陪她,她很健康,完全沒有想過要檢查身體。上星期三晚我回家拿東西到上水,進門時她沒有叫,我留在屋內也沒有找我,我只顧著寫報讀課程的文章,走前陪了她一陣子。她當晚沒什麼精神,我還以為她累了,也可能是生我的氣。現在想來,她那時已經病了,只要媽不在,她就不會撐著。自從媽媽常常陪她,她都不再痴我了。但我知道,媽媽比我更愛鍚她,她一見到媽媽就開心。星期一留院一晚,第二朝我守在她身邊一天她都不理我,到晚上媽媽一到就精神百陪。醫生本來看她病情很重,怕她病發時會很痛苦,建議打「安樂死」的針,不過媽媽一來不久,她就精靈活潑,醫生說她一定很喜歡媽,因為剛才還一副要死的樣子。醫生看她那麼精靈,說太神奇了,因為媽B的毒質已經高很沒有救。我決定帶她回家陪她,媽媽抱著她回家,陪了她二毎晚上(日晚由我阿偉大森來頂更)。直到今早媽出門不久,我一入屋,她聽見了,就去了。我想她應該很記恨我前一天,她無力時還用針筒餵食,衰妹是小氣的,我知道。
但我不知道,如果早點發現她病,是會治好嗎?如果是長期或因為衰老而患病,送她診治,一定能多活一段時間,雖然不知有多長,但大家也能多陪伴她,讓她更開心,雖然治療的痛苦可能讓她有心理負擔。

她病發後如果我能恨心地把工作完全放下去陪她最後幾天。
或者我至少不應因為太累,昨晚下班就去看她。這時家裡有媽媽、樂叔叔、大森,人太人不宜留夜,她辛苦。我想她一定能多活一天,打算早上去接力照顧她,而且作了最壞打算,若她辛苦就送院打針。
又或者我早上上樓前不應買早餐,先沖上樓,至少我趕在她抽筋前抱抱她走。
同事說,第一次係咁,第二次就有經驗,但我也不知道能否要這個「第二次」。就算有,也不會像她和我這樣親。媽和我總是離多聚少,基本自細到大都沒什麼時間一起相處;長久的情人也不過五年,和貓BB一起十六年,時時掛著口邊說她煩,但總是想她。旅行年多後回來,失戀失意到人生谷底,她陪著我哭了很多天,其實那些眼淚不該流,只是因為自己沒用沒有了方向。現在她不在了,眼淚就不願流。

今朝抱着她剛去世的身體仍然很暖,我總是覺得她睡了,我叫她,她就要應我。就算貓被送走了等待火化,我還覺得她只是去了旅行,長一點的旅行。所以我停止了眼淚,上班如常工作,看來連哭泣也要 book 個時間。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