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uesday, 1 March 2016

讀《一首詩的完成》楊牧


這本書不提供答案,只講述可能,就看你怎樣選擇。

我一打開就先看《社會參與》的篇章,「參與是應該的,而只要你知識良知存在,參與是不難的;惟全身而退端看智慧決心。」

楊牧《首詩的完成》一書對詩有詳細的論述,「詩」作為一種藝術的形式,在書中有些篇章裡只要把詩換成其他藝術形式來理解也很有道理。作者在書中對詩的理解、個人理想、生活、史歷和社會功用上,都有清楚而生活化的講解。他假設是為年輕人而寫的信,以書信體形式既有評論亦語帶關切,在詩的討論上超過了北島的《時間的玫瑰》。北島寫的多是詩人之間的交滙、個人經歷和感受,他的敍事有時像描繪一個超現實的空間,兼帶有高不可攀的專業知識份子驕傲。假如他是連結詩人的小隊長、一個自在的藝術家,楊牧則是位令人尊敬的智者,以詩為載體去告訴你詩的可能和詩的宇宙,當中的人民關懷是大於詩歌本身的,我認為他已經超越了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