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turday, 19 March 2016

在你面前彈 keyboard

2010 攝影:陳偉江


【想念貓之九:在你面前彈 keyboard】媽媽說有時貓 BB 想我,我又不在的話,她就會躺在電腦桌上等我。

貓 BB 除了喜歡她的「皇位」(我的大脾)以外,還喜歡在電腦前走來走去,有時睡在 keyboard 上,她就是恨不得你不要「按摩」keyboard 了,來摩摩我吧。我總把她從桌上趕走,強迫她坐在我大腿上,不能躺在 keyboard 上。用電腦的我非常集中精神,常常無視這位扭計精的疲勞轟炸,她有時站在電腦前監督我的工作,看厭了便在桌旁等待,後來索性睡在桌邊的布上等我工作完畢,再抱著她睡。七歲時她試過睡在電腦桌旁的布墊上,沉睡的她像放進洗衣機後再曬乾的「殭硬貓」,摩她的手手她也沒有反應,繼續打著鼻鼾



媽媽總愛喚我作「笨蛋」,是她取的花名。媽最初與貓 BB 見面時就叫她「笨貓」。媽說,姓笨的人是一家,一個笨頭(已由笨蛋變笨頭,原因不明。)養的貓也一定是笨貓。OKOK,隨你怎樣稱呼,你高興就成了。反正我算是如假包換的笨,至於貓 BB呢?不知道,但你叫她笨貓她一定不理睬你。

有一次我把她的相 scan 了 post 上網,她剛好在電腦前看著,我問她:喂,是你啊。她歪著頭望了又望。她知道那是她,還是她以為是另一頭貓?我想,相中的她就是媽口中的「笨貓」XD 哈哈哈哈

半年前,有一次我們看見貓 BB 困難地跳上膠櫃,媽媽笑她「肥貓、笨 B」。我們當時以為她老了胖了才跳不動,其實那應該是腎功能開始轉壞,讓她不再能靈活跳躍的癥狀。現在想來雖然很自責,但這是對觀察生命的一次學習。M 安慰我說貓是天生的忍痛高手,她們都把病況藏得很好,家人很難發現他們病了,主人是疏忽粗心了,但也不能全怪罪於主人。假如我家再有老貓,無論她看上去多麼活潑、多麼像小孩一樣萌著要零食,也一定要多留意他是否真的健康,即使貓多麼不願意,也要年年帶貓到獸醫診所作貓體檢查。

貓 BB 十歲那年我們開始常常拍照,當時我曾寫到怕有離別的一天。不過那時候我不能/未能想像她將會如何離開,只幻想她像旅人一樣,執了包袱掛在樹枝上,然後摃著樹枝穿上登山靴說:我出門了,see you。但命運安排的這次旅程叫腎衰竭,發現時是末期,醫生說貓 BB 過不了兩個晚上,但她撐了三個晚上才離開。親愛的,辛苦你了。十六年無聲無息地流走,感恩我們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

貓離開第二十三天,讓我再為你歌首歌吧。

2010
二隻o野上網

兩隻o野o既其中一隻就快十歲,
另一隻o野已經三十幾歲(但係仲未瓜)。
兩隻o野相愛已經就快十年,
老o的o個隻怕無咁老o個隻有日要走,
咁佢拿拿淋一齊影多o的相,
怕第時無機,
要唱:
「呵呵,BBBB。」
「呵呵,BBBB。」
「呵呵,BBBB。」
「啊呵呵,BBBB。」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