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November 2016

夢 dream 20161030


我又夢見你。

在商場的電梯大樓下。

我一早已從房間把行理收拾好,背上行理﹣﹣一個很大的灰色背包,手上拿著一張明信片,打算在離開前寄出。

郵箱在一樓的電梯大堂前。𨋢門大開,裡面擠滿了人,𨋢在二樓停住,我為了讓其他人先離開,自己挪到𨋢外。回頭看見𨋢內擠滿了人,便不想再擠回去,打算爬樓梯算了。不過這大廈像商場的設計,左右二邊也有小階梯往上往下,不遠處左右又彎彎曲曲地向左右延申出更多階梯,感覺像MC Escher的錯誤空間裡圖,讓人迷失。

我向旁邊的Reception枱前的製服女孩查詢郵箱的位置,她說要往一樓去,還是乘坐升降機較為便利,反而從旁邊的樓梯走下去要花更多時間,因為那些樓梯都不是直接到達一樓,而是要轉彎枺角地走下去。

正在猶豫要不要走下去,你便出現了。

你帶著二個兒子,一大堆東西,有幾個大袋子、鐵工具箱和大大小小的相箱。你一看見我便把我拉著,一起坐在沙發上。我喜出望外。幾年不見了,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

沒來由的我忽然睡倒在沙發上,但耳朵卻聽見你和服務台前小姐議論須如何登記要一間房間,提及我是你的姪女。我不知道你會散慌,之前我們見面,你從不用向任何人找借口,一直都是實話實說,那時我們不常見面,但我總感到實在而驚喜,在其間我總有不停的話,然而事後我總又忘記自己說過的。

不過我從不干涉你的事情,反正只是要一個房間,而且還和你二個小兒子在一起。雖然我有點不清楚我是否約了你,但你完全沒有不期而遇的感覺,像是我們一早已經約好今天見面。總之太多我想不透的地方,不過無論如何,能和你見面我真是開心得甚麼也不重要。

台前小姐一直說我們要的房間上下也是情侶租住的地方,而我們親戚一起擠在附近的房間會讓小孩子出入不方便。你卻堅持這是一早訂了的房間,而且朋友一早替你打點好一齊,現在取房間時才諸多問題,你實在想不透她擔心的是甚麼事情。服務小姐還在說什麼,但我聽不清楚,最終她把登記辦好了,便把門咭交給你。

這時我已經醒了,看著你。你笑了笑。你說你改變主意了,覺得還見面很好。你的微笑帶著一種實在,讓我把之前你拒絕和沒有回應我的情感時所感到的孤寂和失落一掃而空。

你說,今次帶的東西太多,我可以幫忙帶回房間,但有些空箱是不要的。我望著你甩棄的箱子,它們都是製造用心的精緻木箱,它們釘成一組,樣子像是拆走了幾格的大書架。我很喜歡它們,想把其中幾個拆開帶走,但我想,我正要前往不知何方,帶著箱子也不知能放置在哪裡,只好忍心放棄。

我拖著你的二個孩子,在梯階前抱起小兒子雙臂,讓他能用腳挎上樓梯,他們都很可愛。一路上淺灰藍的地毯,我們走到房間前。

我不敢想像之後的事情。於是驚醒了,是中午十二時許。

不知道結局可能是最好的,我以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