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7 December 2016

20161225夢


20161225夢

旅行回來,我們好久不見,我想念你,不過卻沒有找你。

背著背包和相機,我乘坐露天車軌的地鐵,穿過重重大廈,來到電影放映的地點。

舊日本電影在藝術中心門外作露天放映,四週圍滿了人。這地點(不是香港的藝術中心,是夢中的藝術中心:P)位於市中心的斜路上,中央是不行車的公路,四面八方有大大小小八個螢幕圍成一個大型的放映區,人們或站或坐著看電影,先是《細雪》,然後是《龍珠》。

雖然我眼看不見你,但我感知你在人群中的所在,可是我不想見你。動畫仍未播放完畢,我打算離開。我走在道上,路邊一條長長的綠色樹杆像大蛇似的纒著我的腰間,把我整個人緩緩升起,人們看著我在半空中浮游,對我示以微笑。當樹杆不能再申長,我便隨手拉著旁邊的黑色燈柱,燈柱便順勢讓我抱著,把我遞送到另一枝燈柱,然後又把我遞送到另一棵樹去。如此類推,我在半空被傳送著,半飛行半擧爬似的直到醒來。

夢中寒冷的冬季完結,換來炎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