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December 2016

HAPPY NEW YEAR 2017


20161203
【社區院線】12月節目 - 《十年》導演作品展
歐文傑《聖誕禮物》
黃飛鵬《蚪尾》
郭臻 《媽媽離家上班去》

「社區院線」十二月的放映活動。星期日下午三時半,放映《十年》導演們的前作:歐文傑《聖誕禮物》、郭臻《媽媽離家上班去》、黃飛鵬《蚪尾》。這一場放映完畢由歐文傑和暉子作映後分享。


20161204
【社區院線】12月節目 - 《十年》導演作品展
歐文傑《聖誕禮物》
黃飛鵬《蚪尾》
郭臻 《媽媽離家上班去》

「社區院線」十二月的放映活動。星期日下午三時半,放映《十年》導演們的前作:歐文傑《聖誕禮物》、郭臻《媽媽離家上班去》、黃飛鵬《蚪尾》。

這一場放映完畢由飛鵬和暉子作映後分享,圍繞著導演的影片《蚪尾》作討論。主要討論照顧長期患病者的問題,以及家人所承受的心理壓力。當生命失去自理能力、當生命只留下一個未完全枯萎的肉身,靈魂被鎖在其中動彈不得,意志不能表達,或者說已分辨不清病者的意志,誰能決定一個生命的去向。生死不由人。

導演在分享中提到,在影片中插入廣東歌是一個新嘗試。他認為以純音樂或其他語言的歌插入電影中,總是較為融洽而有助提升影片的意境,但廣東歌卻讓人覺得煽情和庸俗。我卻不同意導演,我相信只是我們過份熟悉廣東話,而令我們很快把已有的俗套想像植入其中。但歌本身是客觀的,只要運用得當,也絕不失色。

R說,他比較喜歡《聖誕禮物》和《媽媽離家上班去》。我認為三部戲的風格不同,很難比較。固然《聖》和《媽》的社會議題較明顯,討論空間較大,而《蚪尾》則以較為直白的方式說故事,拍攝手法華麗和富有詩意,像一首短詩。假如以《聖》或《媽》的手法去拍《蚪》是行不通的。

雖然三套影片都是導演早年的作品,但各具風格,而且不謀而合地非常成熟。

歐文傑前一天的映後討論時分享了很多拍攝《聖誕禮物》的背景和過程。當時他只有四萬元 budget,本來寫了一個更長篇的故事,但在選角後把故事編短。因為在時間和金錢上無可能再拍更長,而精簡了的故事亦恰如他的想像。他住在大角咀,很自然在附近的鮮魚行學校尋找小學生作演員,當時差不多整所鮮魚小學都給他反轉了,由於他提及電影將會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作放映,學校的師生對他的拍攝及選角都非常配合,給他很大的自由度。

另外,歐文傑在選角時也曾考慮是否來自基層的小孩,後來的主角雖然來自小康家庭,但覺得她聰明且理解力強,結果不負所望演活了一個基層家庭的女兒。籌備多時,拍攝時間卻只有三天,導演一心為了滿足自己的創作慾,順利把影片拍完,這也是他非常滿意的作品之一。他說,今天要他再拍《聖》,已經沒有這種魄力,而且當時什麼都不用考慮,拿到小小的資金,不用向任何老闆交代,在沒有任何商業和其他因素的顧慮下,他一心拍出自己的影片。這情況在後來他拍攝《樹大招風》及《太平地》都是沒有可能的。

《聖誕禮物》全片都有像紅綠的濾鏡效果,本來我以為是導演為了統一全片而加入的。但他解釋說,當年(2007)他喜歡了一位美國導演,而這就是仿效他的風格而加的。

影後加放了歐文傑的七分鐘新片《太平地》。不過我覺得《太》一片過於造作經營,故事本身亦缺乏新意。反而《聖誕禮物》以主角背對鏡頭(追蹤主角的旁觀拍攝)和她的沉默不語去交代更深的感情,故事的發展又有更大的想像空間。這亦是當天放映三部電影中我最喜歡的一部,在三個地點看了三次都覺得不錯。

至於郭臻的《媽媽離家上班去》,我雖然喜歡當中的故事,但我對影片中描寫的感情感受不深。我不明白世界為什麼要變成這樣奇怪——為了養活自己的孩子,離鄉別井地去打工,工作卻是照顧別人的孩子,來換回足夠的錢養活自己的。雖然映後談中,有人指出香港婦女透過外傭的幫助,釋放了本地婦女的勞動力,令社會的生產力提升,整體社會的生活水平提高。但如果我們常把人人平等掛在口邊,現時香港的外傭政策完全沒有乎合「公平」這會事。當然影片並非探討平等問題,而是去關懷在港這一大外傭族群。導演在預先錄影的分享中提到,他不願重覆媒體對外傭一向的妖魔化,而希望帶出外傭作為一個人、以及她們在港的生活狀況。我看到的是,雖然人的身份和物質條件不同,但大家面對的問題都是一樣的——過去的時間就追不回來;但人與人相處時所建立的感情也是真的,只是時人地都錯配了。也許這只是個人的選擇,也許是社會荒謬制度造成的錯,但我想假如能尊重自己的選擇,就不要悲傷啊。這電影在感情上我沒法連繫可能是因為我太冷血了。

今次放映得到導演們的支持,其中兩場滿座讓人鼓舞,期待來年「社區院線」放映更多好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