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February 2017

未寄出的明信片

周末留在家寫信和執拾,最後當然是執拾的時間較多。然後在信堆中發現四張寫好但忘記寄出的明信片。而其中一人已經不幸離世,朋友還叫我在署名下寫上"la chinita sinvergüenza",這是他和他朋友之間才看懂的笑話。這位我不認識的收件人,是朋友在古巴的老朋友,雖然我們從不認識,但朋友說他的朋友喜歡收信,希望我寄他明信片。他轉述他收到第一張明信片後:He, and Milagros, were delighted! 不過因為明信片字體太小又是英語,他等了半年,待他從滿地可飛到古巴,讓他以西班牙語轉述內容,於是他和他和所有其他朋友就為一張千里而來的明信片樂上一天。這是第二張寫好但未寄出的明信片,雖然現在他已經離世,但他仍然希望我寄給他,讓他帶給他的未亡人,他說她一定會喜歡我手繪的畫——在山上的足球賽。
我: too bad, there is no later...
He: c'est la vie. enjoy life while you ca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