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7 February 2017

日常的草率與錯過


陽光的早上,風吹雲動的陰影在道上和建築物中飄揚。心血來潮,充滿拍照的熱情;雖然又是每天經過的日常風景,但像這種無由讓我感到靈光閃爍日子,又重新給我生活和攝影的啟示。

在車廂裡舉起相機總是比風景慢半拍,軌道旁的樹或欄杆又時常把景色遮蔽著,能捕捉到的畫面總是次貨——好景過後的餘韻。經過粉嶺前的口岸建設,伸展得像八爪魚的高架道路;往大埔中途必經的河道和一個供遊客伐艇的四面環翠小湖;然後是大埔站前的鐵路蓋頂;大學急趕著發展的閃亮新樓;進入馬場必經的吐路港海岸線;科學園永不言休的工程;入沙田前山上的高低跌宕村屋,沿著鐵路的五線譜起伏,偶有一株樹木開滿鮮橙色的炮丈花在視線上突圍而出;旺角站前後在橋上軌道曬入兩輪繁忙的界限街和太子道西,火車縱向行走像直截前後穿梭的行車道;最後望到樹木圍繞的高架橋上經過的小車,像玩具似的五顏六色輛接輛,暗示離大酒店和理工不遠,紅磡總站到了——到把菲林沖晒出來,卻是一卷又一卷的無義意草圖,顯示日常的草率與錯過。



在這不斷建設的城市,景物的更替快得來不及懷念已被掏空。人們追求擠在一起的安全和便利,看似萬變卻又像重覆地堆砌,等待一天有誰把積木一推,骨牌般傾倒。在無神的精神生活中,特價、外遊、網絡消費,無疑怪異的生活方式,各人卻樂此不疲。颱風、暴雨、空氣污染都影響不到這些返工返學的日常,遠離自然的生活,彷如天空之城。人若離開大地生活,真的會滅亡嗎?

118巴士又到站,我們列隊上車,又是一個工作天的開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