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day, 3 February 2017

綑 Bundled

重新向身體出發。

構思以身體為題目,在年底做一個展覽,不過在尋找場地、展覽定題、目標等等,都遇到不少困題,正在考慮要不要放棄。Q 提出以我這種對自身諸多評批的人,能否以「解放身體」為題目創作充滿疑問。我也質疑自己能否到達那個「境界」:正視不同的軀體,接受高矮肥瘦等不同的體態,繼而放下世俗的標準,真正解放自我,讓身體自由自在。這樣說起來動聽,但實在有難度。因為我總喜歡「好看的」身體——在這層意義上——接受不同身體,和努力變成自己認為「好看的」身體,成為矛盾。

接近39歲,在婦科診所檢查後發現不太可能懷上孩子,正正是因為身體不好。為了保持起碼身體健康,血液流通,不想身體沉重讓自己走起路來輕輕鬆鬆,我每天都花一小時去拉筋和蒸汗,有時緩步跑45分鐘。盡量在晚上十一時前睡眠,最遲也不能超過半夜一時(只能盡量如此)。不化粧、不染髮、少用肥皂和洗髮水洗身洗頭;不飲酒,戒不掉咖啡和甜食,但盡可能吃得清淡簡單,有時多喝媽媽的老火湯。自2013年旅行回來也一直如此,生活雖然是單調了很多,也沒有像以往一樣能天天發佈相片和日記,雖然想寫想說的還有很多,但廢話應佔多數,了解到總是我我我的相當煩厭。假如創作有三種境界:一、自己;二、他人;三、推己及人,我不知道何時才能成此大氣。

S :你的作品中一定有你自己在其中?又往往總有體身。
我:雖然也不一定,但又總是有這些元素,我想是因為「身體」選擇了我,無法抗拒。

願能走出自我綑綁,去到更遠的世界。共勉。

No comments: